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主持人申请>>

【公益广告】



[名人名著]

张荣昌十年磨一剑《八月十五云遮月》(3图)

冰 凌          于 January 26, 2015 at 09:44:0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原大地河南,历史悠久,风云激荡,文化深厚,引人遐想,自古以来就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英雄所见。地处河南西南角的南阳更是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作为一座拥有3000多年历史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孕育了一大批响彻云霄的人才。文坛上南阳作家群引人注目,他们被称为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地市级作家群。这几年,南阳邓州籍作家梁鸿和她的梁庄作品,腾空出世,横扫文坛,吸睛无数。梁庄作品的影响方兴未艾,另一位南阳西峡籍作家张荣昌描写故乡的呕心之作——《八月十五云遮月》(又名《母亲》,以下统称《母亲》),为2014年寒冬带来了缕缕阳光和温暖。

张荣昌先生于2004年12月写成《母亲》初稿,十年磨一剑,几易其稿,最终于2014年9月修改完毕。当今文坛,这样潜心打磨、用心至极的佳作实在难得。在行政区域划分上,西峡县和邓州市均隶属于南阳,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都在南阳市的西面,两个地方直线距离100公里左右。如果说梁鸿的作品还原了改革开放以来梁庄三十多年来的变迁,讲述了三代农民工背井离乡,在城市谋生的故事,真实记录了农业社会变成工业社会这样一种急剧的外部环境和生活状态的变化。张荣昌先生的新作则反映了《中国在梁庄》记叙的时间之前的南阳村庄半个世纪的发展变化。全书从满清皇帝走下金殿、中华民国成立的20世纪初期开始写起,全面展示了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土地改革、抗美援朝等重大社会激流转变时期的西峡农村风貌,记录了土门垭的大户望族张氏家族在时代剧烈变化中的兴衰沉浮,气势恢弘,笔力苍劲,情感饱满,作家对时代脉搏的把握可谓游刃有余,是一部孩子的成长史,是一位母亲的奉献史,也是一部中国农村的变化史。这两位南阳作家的作品拼接在一起,可以整体了解南阳乃至整个中国农村近百年的变迁。

本书又名《母亲》,实际上关于母亲的文字从第四节开始。第一节作者主要介绍了西峡县的地域文化、民俗、张氏家族的渊源,第二节主要描述了谦逊堂的发展壮大,第三节作者浓墨重彩地刻画了宛西地区吒叱风云的传奇式枭雄人物别廷芳的传奇一生。阅读时我们会发现,从第四节到本书最后,作者在叙事时经常会打断故事进程,穿插一些跟主题关联似乎不是很大的人物和故事,如二少爷张南村及其夫人、远亲付大哥、相公封中斌、娃娃亲聂复华等人物,以及土门垭饮食、生活习惯、人情往来、农业劳动等生活场景。如果单从表现主题上看,这些章节似乎跟母亲形象的塑造没有太大的关联,从围绕中心选材的角度来说,很多内容可以一笔带过。参考作者的《后记》,他介绍了创作这些内容的动机,“六弟的过早去世,晚辈们的殷切希望,使我下决心把这几十年存在脑海里的、曾经经历的、看到的和听到的记录下来,也算是对先人尽份孝心,对后人有个交待。”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创作的目的不仅仅是表现母亲这一个人物,更是希望记录自己经历的、看到的和听到的,给家族后代乃至中国农村留下尽可能多的记忆。到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作者这样有意为之,作品就像是一本文字的“影像志”,尽可能多地还原当时的生活情景。本书在整篇结构和章节设计上可谓独具匠心,显示出作者非凡的写作技巧。单独来看,这些部分语言时而诗意隽永,时而生动活泼,人物本身个性分明,有血有肉,耐人寻味,生活场景也是散发着浓浓的乡村气息,具有很强的时代感,具有很强的阅读性。

村庄——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为悠久最为基层的社会组织形态在今天正以全然不同的姿势和速度发生着改变。人口迁徙,科技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前所未有的冲击力推动着村庄改头换面,没有一个时代的人群迁移像今天这样频繁。在这种快速的融合中,故乡独特的面目逐渐模糊,先祖们生活的方式,那些惹起故园情的手艺、滋味、讲究都慢慢消失,民俗风情在融合中失去了自己的身份确认。时代快速转变,日新月异,从来不缺见证者,但急需记录者。离开村庄的人们每次返乡都会发现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们逐渐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的一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诉求,他们的思量只化作族谱上一个个陌生而又遥远的姓名代码。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本书不仅是写母亲,还是20世纪前50年西峡农村的生活实录。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被誉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百科全书”,一名优秀的作家总能给予读者更为丰富的内容。梁庄有他的记录者,土门垭也有他的记录者,从这个角度来说,南阳有幸,中国有幸。

天地之大,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母亲,这个熟悉而又伟大的词语,从古至今演绎了无数的传奇故事。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等典故中孟子、岳飞等数不胜数的伟人最终在母亲的抚育下成为栋梁之才。从古到今,母恩浩荡,日月同辉,天地之大,唯有母爱完美无瑕。母亲对于一个家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至今豫南一些地方还流传着”宁要讨饭的妈,不要当皇帝的爹”的古话。母亲的脾性、为人处事的原则和对待生活的态度都会深深地影响到孩子。中国历史上从来都不乏优秀的母亲,而我们身边也不缺伟大的母亲,缺的是记录这些“母亲”的人。

作为一名生活在20世纪前50年代的女性,“我”的母亲,她的一生注定不是风平浪静,是要在时代洪流的夹裹中颠簸浮沉。她们这一代人经历了政局的动荡、朝代的更迭,感悟着生活的大悲大喜,她们才是真正有故事的人。只是,“我”母亲的一生更是充满了坎坷艰难。新婚不久的丈夫玩弄枪支不料意外走火身亡,在娘家还未平息亡夫之痛就遭到嫂子的冷眼,最后被自己亲身父亲卖给张家做填房。纵使她奋力反抗,以死相拼,最终无法反抗整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她最终接受了命运的不公,并竭尽全力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一个贤妻良母。她孝敬婆婆,服侍丈夫,对于前房的几个孩子,视若己出,无微不至;她慈悲心肠,乐善好施,经常接济和帮助有需要的人,无论是不熟悉的客户,生活困顿的奶妈,还是大龄未嫁的表姐,被丈夫卖身的芝儿母女,她设身处地地替别人考虑,赢得了敬重;她临危不惧,有勇有谋,在兵荒马乱的“跑老日”,她指挥一家人灵活应变。连续几个月的逃难中,她一个弱女子在乱世撑起了一个家,成了顶梁柱,确保家人的生命安全。在救助二相公封中斌的时候,她机智勇敢,在关卡森严的防守眼皮下成功将封中斌送出城,帮助封中斌实现理想,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她坚强隐忍,对待抽大麻的丈夫和刁难挑拨是非的“四姐”克制礼让;她嫉恶如仇,是非分明,在对待老黄上,态度坚决,又仁至义尽;她心灵手巧,敏而好学,独创风鸡做法,自学中医,为乡亲驱病治痛;她独立自强,分家之后,放弃优越的生活,带领几个孩子回到偏僻的农村,辛苦耕作,养家糊口。她的一生潮起潮落,最终化作内心波澜不惊,人情世故、功过得失自在心中沉淀。读完全书,无不为母亲身上闪烁的魅力折服,这种人格的魅力跨越了时代,令人钦佩又让人叹息。

除了母亲的人格魅力,本书最打动人的地方当数动荡岁月中流露的人性之美。那种不张扬,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不求回报,没有私心的炽热真情感人肺腑。饥饿岁月,同学、老师、亲朋在生活并不富裕的情况下无私地帮助“我”,雪中送炭,助“我”渡过难关,完成学业。尤其是几处细节让人读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同学弟弟赵天功将笔记本和铅笔塞到“我”的手里,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四嫂背着人塞过来几个红薯;“我”在经常晨读的地方发现一张一元的票子,犹豫后还是没有把钱交给老师。我们钦佩于作者袒露自我的勇气,也感动于同学们善意帮助的同时小心翼翼维护“我”的自尊;我去大嫂家吃饭,大嫂家里也很困难,她难为情地拒绝“我”时是背对着“我”;二舅为了给我做饭吃,甚至去偷摘邻居家的南瓜;一起修河堤的乡亲们对我的照顾;跟我定下娃娃亲的女孩子通过书信不断给予我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患难时期,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互相信任、互帮互助的情感让人不禁泪湿眼眶,内心温暖如春。我们感动于人与人之间的醇厚真情,感动于一个少年在艰难岁月不向命运低头,自强不息,乐观向上的精神,更感动于这种滴水之情永世不忘的感恩之心。几十年后作者依然对帮助过自己的同学、老师、亲朋记忆犹新,不管是一顿饭,几碗玉米丝,几个笔记本、两只铅笔还是几块钱、几个红薯都不曾有半点遗忘。生活在那个时代,他们是不幸的,同时又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人性最美的光辉,并在这光辉的沐浴下战胜困难,走向幸福的生活。

2014年12月

我的梦想

——长篇小说《八月十五云遮月》序

张荣昌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 一家人从北方省城来到南方三线, 每天拖着泥泞的双腿翻山越岭进厂上班,两岁的小儿子抱着奶奶可怜巴巴地厮缠着:“奶奶, 我想吃馍。” “馍不成! 那是给爸爸妈妈留的, 他们上班多辛苦。” “我想吃!” “别做梦了,奶奶给你烤个红薯。”

在那个的年代, 想吃馍都是做梦, 也只有在梦里才能吃上馍。

后来,我们家住的油毛毡席棚突遭大火, 狼烟滚滚,火光冲天, 顷刻之间,全部家当烧成一片灰烬,仅仅离开家上班不到两个小时, 我彻彻底底被无产化了, 像做梦一样。

几十年来做了很多很多梦, 有美梦也有噩梦, 但美梦总是多一点。 所谓美梦也就是一跳就能飞起来, 飞得很高很高, 飞上蓝天白云,飞过林海雪山,飞进殿堂庙宇,飞过江河湖泊, 自由自在地飘逸着,悠扬地遨游着,心里那个舒坦,那个美, 笑着笑着就笑醒了。

像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住高楼大厦之类的美梦还真的没有做过, 因为,这些享受离我们太远了,到底是个什么滋味没有亲身体验,想不到,所以也梦不出来。

像自由、平等、博爱等等等等,太庞大, 太宏伟,太虚幻,看不清,抓不住,抱不动, 所以梦里见面的机会也不多。

在平头百姓美梦里, 一是向往着自由自在, 二是企盼着能飞得很高很远。

我们这一代人几十年几乎都是生活在梦幻里。 前几十年主要是阶级斗争, 所以就天天抓,年年抓,地富反坏右,加个走资派, 档案里塞着, 另册里夹着, 需要的时候拉出来批一批斗一斗, 简单省事一抓就灵, 斗来斗去把“英特那雄耐尔”忘到脑后, 越批越乱, 越斗越穷, 一觉醒来发现连馍都吃不成了。

后几十年主要是改革开放,广东, 深圳,时间,金钱,速度,效益,贫富差距,贪污,腐败,回过头来一看,惊出一身冷汗, 生活富裕了,不少人掉进钱眼里了,环境污染了, 人心快散了……

人们又在反思, 什么是社会的发展, 什么是人类的进步?

这几年国家正在做一个事关千秋万代美满幸福的大梦, 富国强民,振兴中华, 十五亿人看准的事谁也挡不住。我们也期盼着这个大梦成真!

接到冰凌先生的电话我也像在做梦, 十多年前写下的几段歪文粗字竟然被他看中, 要为我出书, 惊得我张口结舌,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从小到大梦到最幸福的生活是想着能像当年描述宋美龄一样, 床这头放罐白糖, 床那头放罐红糖, 想吃白糖吃白糖, 想吃红糖吃红糖, 这就是最幸福的了, 梦到最高兴的是娶媳妇, 鞭炮放着,小喇叭吹着, 花轿红布帘一动, 花袄禄裤红盖头,扭着扭着出来一个花媳妇, 盖头一揭,怎么是你? 惊醒了, 摸摸身边熟睡的妻子, 原来是我欠下她的。当年赶时髦,图省事旅行结婚, 连个仪式都没有,花轿坐不坐吧,女人一辈子连新娘子都没有像模像样地当过, 亏不亏!还做过一个最激动的梦,我终于要当官了。在我们这块地界上, 人与人比, 同学与同学比, 甚至一家人兄弟姐妹相比, 贡献大小,成功与否, 不就是比比官大官小嘛, 奋斗一辈子混个官当上, 不激动才怪呢!忽然间又明白过来, 你都多大岁数了? 已经退休的人了, 还想当官? 做梦吧!激动了半截, 一个梦中梦将我的美梦搅黄了。

在军工企业干了一辈子,但是出书在我的梦里还真没有过, 想也不敢想。 技能是第一要务, 技术要拔尖, 功夫要过硬,才有你的立锥之地。想当年攻关键,捣腾几个月也没解决了,一天夜里忽然做了个梦,如此这般, 有模有样, 醒来急忙把梦里的图样、方法画下来, 最后就照着梦里的办法把关键攻克了。心里怪怪地, 把梦里梦外跟人讲, 他们说: 这不奇怪, 日有所思, 夜有所想。过了很多很多年, 跟随着宋振岐教授一帮人下煤矿,把身上穿的衣服脱个净光, 换上矿工服, 戴上矿帽矿灯, 爬到传送带上, 下到一千多米深的矿井里,坑道里黑乎乎地,像是走到了阴曹地府,远远地看到一点光亮,心里那个高兴啊, 总算遇见同类了。 矿工们整天生活在四块石头夹一块肉的环境中, 一旦冒顶了, 一块石头掉下来了, 小命就没了。矿里呆了半天, 就像是做梦到地狱里转了一圈。矿工头上那盏灯一直在我脑海里晃着, 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 后来鼓捣出一个测量矿压变化、预报顶板沉降的动态仪, 还获得了专利, 也算圆了我的一个梦。 这些是正业, 有人支持, 能摆到台面上,越干越来劲。

曾经替人写情书, 代人写检查, 帮人写入党申请书,这些都不能往外说, 偷偷地干活, 继而写首诗歌, 写个快板,写个话剧, 更是业余的业余, 上不了台面, 甚至成了不务正业。

什么事就怕一个爱字, 喜欢上了就放不下, 高兴写了就一发不可收拾, 写着写着就写成了剧本《十七号房间》, 被话剧团选中,排演后带到北京参加汇演, 又是像梦一样, 我也跟着进了北京, 还在人民大会堂和领袖们一起照了像。

无论是好事是坏事, 突然降临都像是在做梦。

正在茁壮成长, 正在兴头上, 突然文化大革命来了,铺天盖地, 疾风暴雨,这是一场恶梦, 一棍子被打爬下, 身体倒下了, 脑子还健在, 种子已经植入沃土, 后来慢慢地苏醒了,慢慢地发芽了, 慢慢地回忆着, 慢慢地品味着。

生活在这个时代, 工作在工业战线, 我们的喜怒哀乐无不与之紧密相连, 多少往事成百上千遍地在脑海里滚动, 曾经为它慷慨激昂,更是为它热泪盈眶, 很想很想把它们都记述下来, 但是, 想想放下了, 再想想又放下了, 为什么?有贼心没贼胆呐!工业体载的文字游戏有几个能写出韵味,写出经典的!仅有一个出类拔萃的《乔厂长上任记》, 那是谁人的手笔? 人家是条龙啊。以后的以后呢, 工业文学快成了文海里的大熊猫了, 不是工业无戏可写,也不是舞文弄墨的秀才不够用,工业, 尤其是重工业, 门类繁杂, 分工精细, 专业性太强, 轻描淡写说不清楚;浓墨重彩看不明白,正面突破, 术语名词枯燥无味; 背景衬托, 又是加糖又是加醋,味道也全变了,弄得不纶不类。工业化是一个历史进程, 将来有一天,工业文明已经实现, 而工业文学还是如此奇缺, 我们这代人又怎样向后人交待!

《八月十五云遮月》里的母亲是一个经历过特殊遭遇, 有着特殊身份的农民, 云遮月一时,月洒地一世,她的儿女们将要在《正月十五雪打灯》的工业化时代里经风雨见世面, 并把希望传寄在后人身上。

春风艳阳寒霜尽, 明月秋风待后生。

过去的都过去了, 不淡忘, 不留恋。

赶上这么好的时代, 舍不得匆匆走过, 这辈子还没活够, 不是都说有来世吗, 下辈子我还来这里, 还和我的亲人们在一起, 好好享受这春雨艳阳, 明月秋风的美好盛世。

感谢冰凌先生给我垫个枕头,让我也美美地做一做从没做过的出书之梦!

如果您能从中有所感悟, 我就值了。

2015年1月18日

张荣昌先生“亲人三部曲”由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出版

作者张荣昌先生


张荣昌先生在写作。

张荣昌先生创作的《亲人三部曲》




名人名著
Email: 名人名著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World Hall of Fame network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