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我看名人]

“大熊猫爸爸”潘文石 获影响世界华人大奖

世界名人网特约记者浅浅编辑报道          录入于 March 18, 2010 at 10:57:15: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近日,北京大学生命与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潘文石获得由凤凰卫视等海内外十余家知名华语媒体机构推选的“影响世界华人大奖”,以表彰他在野生动物研究、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所作出的积极努力与突出贡献。

2009-2010影响世界华人盛典是由凤凰卫视及凤凰网策划发起,北京青年报社、中国新闻社、明报、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新浪网、星洲日报、新加坡联合早报、世界日报(北美)、香港文汇报、亚洲周刊、欧洲时报、美国侨报和北京大学共十余家在内地、香港、东南亚、美加及欧洲富影响力的华文媒体和机构共同主办的华人年度盛世,至今已举办三届。华人盛典由来自主办机构的百名资深媒体人推选出本年度,身处新闻大事件核心、在不同领域成就卓著、对世界具影响力并受全世界关注的10至12位杰出华人,颁授“影响世界华人大奖”和“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大奖分为科学研究、公共事务、文化艺术、体育竞技和希望之星五个类别,潘文石获得的是科学研究类“影响世界华人大奖”。

潘文石现年73岁,但他有50多年的时间都是在野外考察研究中度过。潘文石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美好的愿景:物种多样、生态和谐、人民生活健康祥和的社区最终会一个个地建立起来。因为他相信,只要每个人都贡献一点力量,整个世界就会越来越美。他常常对他的学生们说,“一个人的生命价值,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应当为周围的人;我们的辛勤劳作不仅仅是为国家争光,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全人类;保护自然不只是为了当代人的安全,更重要的是为了儿孙后代……”。

在潘文石的广西崇左多样性研究基地大门外巨石上,清晰地镌刻着“大道之行也 天下为公”两行大字。简单的九个字,却是潘文石50多年研究生涯一直坚守的伦理准则,同时也是他在不断探索实践的理想目标。

“大熊猫爸爸”的由来

现年73岁的潘文石有一个可爱的称谓——“大熊猫爸爸”。潘文石是中国野生大熊猫研究和保护先驱者之一,他从1980年起在卧龙、秦岭的野地中对大熊猫进行了17年充满挑战与艰苦的追踪,深入了解野生大熊猫的生存方式及生存压力,弄清了大熊猫濒临灭绝的真正原因并非自然引起,而是由人类的错误行为所致,最终为国宝大熊猫寻找到了一片安宁自由的栖息地。

25岁时被大熊猫所打动

潘文石出生于泰国的一个华侨家庭,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随父母回到了广州。这个出生在南亚阳光下的少年酷爱杰克·伦敦的小说《野性的呼唤》和《白牙》,他想将来要到荒凉遥远和神秘的地方去。果然,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去了并留在了那些地方,把他的年华,他的学识,他的正义感,都留给了野生动物。

2004年曾有媒体采访潘文石,为什么选择了大熊猫?他说25岁大学毕业那年,在动物园,第一次抱大熊猫幼崽,被大熊猫幼崽紧紧抓着,还被大熊猫幼崽的嘴啃咬着两臂和肩,把他的心都啃酥软了,于是心想,这辈子要研究和保护这种可爱的动物。果然,他和他的学生们成了野生大熊猫最信赖的人类朋友,潘文石被称为大熊猫之父,英国人叫得更贴切:大大熊猫爸爸。

大大熊猫爸爸表述的语言相当精确而且易懂,深入浅出地纠正了我们很多关于大熊猫的误解,一些根深蒂固的错误概念今天得到了纠正。

竹子开花饿不死大熊猫

我们都听说秦岭竹子大面积开花死亡,大熊猫面临灭顶之灾的说法。1983年底至1984年初,四川地区死了8只大熊猫,赶巧的是60年才开一次花的竹子开花了,于是一种观点开始在全国盛行:竹子开花导致了大熊猫死亡。为了保护国宝大熊猫,全国各地开始筹集捐款,打算把野生熊猫统统圈起来饲养。这时,潘文石向中央提交了一份报告,坚决反对人工饲养野生熊猫,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只会破坏野生熊猫的种群结构,而且还可能导致它们不再繁殖。他的举动受到某些同行的白眼,但是良知促使他一次又一次地给各级政府做工作,最终惊动了中央并且使人们停止了错误的保护行动。但是因为这件事情,潘文石得罪了很多人,原来许诺给他们的研究资金没有了,一些研究被迫暂时停止了。

繁殖不靠看色情电影

潘文石说,人工饲养的大熊猫被人类照顾得太好了,每天吃鸡蛋,喝牛奶,没有运动,连排泄都成困难,别说交配了。因为人工饲养的大熊猫没心情繁殖后代,有了另一种说法,大熊猫繁殖后代只能靠人工授精,这样生下来的幼仔成活率又很低,大熊猫濒临灭亡。英国BBS采访潘文石的时候问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听说大熊猫性欲冷漠,要给它们看看色情电影,提高兴趣,帮助它们繁殖后代。潘文石说还有别的外国通讯社都问过这个问题。潘文石笑哈哈地说,大熊猫怎么会看得懂画面呢,它完全是靠气味辨别,大熊猫的臀部有两个腺体,发情期就会在树上蹭,留下的气味里什么信息都有了,用我们的话说,身高体重出身相貌等等,所以公大熊猫不会去找没有发情的母大熊猫交配,母大熊猫也不会和没有生育能力的公大熊猫纠缠,它们的目标很准确,不会浪费工夫,它们有它们的方式,人类太想当然了。

潘文石说,有的人认为,一只公熊猫和一只母熊猫放在一起就会繁殖。其实在野外,一只母熊猫往往要同时接受好几只公熊猫的竞争追求,才能激发情欲。而在动物园里,不能自由地生活,除了吃就是睡,别无选择地给你生拉硬配个对象———别说是熊猫,换成是人被关在里面,整天又没有运动,都没有这个兴趣!

潘文石说他在野外观测大熊猫这么多年,曾花4年跟踪大熊猫娇娇,亲眼看到它交配分娩。娇娇两年产一仔成活率百分之百,最近9年的增长率为3.5%,不但与全世界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国家卢旺达持平,更是远远高出北京仅为2‰的人口增长率。凭什么说大熊猫的繁殖能力下降。人类如果爱大熊猫,就应该放它们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圈起来养好吃好喝好才是害了大熊猫。

至于箭竹开花也是杞人忧天,大熊猫的食物箭竹有两三种,其中一种开花没问题,大熊猫只要平行迁移二三百米,就能获得其他品种的竹子。在竹子开花说法最盛行的时候,潘文石在野外也没有看到大熊猫有饥饿的迹象。

潘文石说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底气特别足,因为他在山里和大熊猫一起钻竹林子钻了10年,那些数据,那些论点,都不是试验室里凭空得出来的。

反对克隆大熊猫

1993年,秦岭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潘文石眼看着伐木工人已经开采到离熊猫出没的区域只有一山之隔了,炸山开路之声把正在觅食的、正在哺乳的、正在酣睡的大熊猫惊吓得四处奔跑。潘文石和他的研究小组写了一封“致国家领导人的信”,信中陈述了秦岭环境的危机和解决办法。朋友劝他,算了吧,别再费力气了,多写些论文对你才是最有用最实惠的。潘文石说,写论文可以换取社会上的地位和金钱,但是如果秦岭的森林没有了,大熊猫也消失了,我写再多的论文也没有意义。作为一个科学家,重要的不是发表论文,而是让全人类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于是他继续坚持向国家领导人写信,终于得到了中央的批示“立即停止采伐,安排职工转产,建立新的自然保护区”,保护了秦岭这个最后一片大熊猫的栖息地。潘文石说,人类要想保护动物,当之要务,就是节制自己的行为。

关于大熊猫,潘文石发出的最强硬的声音就是反对克隆大熊猫,这个事情惊动了国家领导人。有记者问他你为什么反对克隆大熊猫?潘文石说英国克隆了羊多莉,国内就有科学家声称要克隆大熊猫,权且称他为科学家吧。我坚决反对,当年我从野外回到北大,中央领导就过问下来,潘文石为什么要反对克隆。我说我不反对克隆,我反对克隆大熊猫。要想研究克隆技术,克隆白老鼠好了,还有羊也可以,因为这些动物大量繁殖和解剖,大熊猫你不能拿来宰。不解剖,你怎么得到那么繁杂的数据。如果为了繁殖更多的大熊猫,大熊猫能够靠正常交配繁殖,不需要克隆。从技术上说,胚胎移植不可能,异种克隆也不切实际。他在《光明日报》上写文章,在科学大会上说服所有的科学家,最后投票决定,中国不再克隆大熊猫。我问了句听起来冷漠的话,就是克隆是不是不仅仅有繁殖的目的,还有纯粹科研的目的?潘文石坚决地摇摇头,人类不是打着科研的幌子,就可以为所欲为的。研究的目的是什么,是保护大熊猫,是爱大熊猫,这是根本。

可以想象蜚声中外的潘文石的处境并不好,因为他太敢讲真话了,他反对所有虚夸的、不切实际的行为和言论。但是他无所顾忌,上上下下都知道北大有个又臭又硬的潘文石,他的存在制约了关于大熊猫研究和保护的错误方向,他坚持,对大熊猫的研究,发表文章不是目的,写书不是目的,让大熊猫得到保护才是目的。拿不到国家的专项科研经费,北大的领导问他需要什么支持,他说,只要我入狱的时候,你们把我保出来。不是科学家就没有政治风险,因为真话往往是不振奋人心不入耳的,潘文石“文革”的时候入过狱。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更加开明,更加相信科学,更人性,更加有正义的声音发出的通道,大大熊猫爸爸潘文石的存在证实了这一点。

在秦岭钻了十几年竹林

潘文石1985年开始在海拔3000米的秦岭钻竹林考察大熊猫,这里是大熊猫最后的栖息地,这一钻就是十几年。他的学生曾周在进入秦岭第39天就牺牲了。当时他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我必须面对我无法逃避的责任。但是真的太难太难了,除了媒介舆论的压力之外,我的家人都在责怪我。当时我几乎要垮掉了,压力实在太大了。但不能放弃,放弃就不是我潘文石了。”

但是祸不单行,他自己也在山里摔坏了肛门,他躺在招待所里没有人管,每天靠蜂蜜拌一个鸡蛋维持生命。他当时很灰心,写信给他的爸爸,说我此时此刻产生了最大的迷茫,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可以在国外条件优越的试验室里工作,可以出去读书,但是我为什么要把自己陷于不被别人理解同时如此危险的境地。爸爸回信说,我们是从国外回来的,不需要出去镀金。这种生活不是你从小所向往的吗,你要坚持。他坚持下来了。

潘文石眼中的大熊猫

记者问潘文石,我们从小在动物园看大熊猫,对大熊猫的印象就是行动迟缓,啃竹子,睡大觉,憨态可掬,是人类的和平大使,像幅画一样。它们在野外的本来面目是怎么样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让潘文石沉吟了很久,才说,大熊猫生活在海拔3000米的山上,雪线以上,自然条件残酷,它以竹子为食物,每天不停地吃竹子,吃几十斤才吸收到一点点能量,它不是不想吃肉,是吃不到,大熊猫没有攻击性,很多比它们强大和完善的动物都消亡了,但是大熊猫留存下来了,你说它可敬不可敬。熊猫的幼仔出生只有一个半鸡蛋那么重,相当于人类4个月的胚胎,按理说也是生存能力弱的体现,但是大熊猫就是在一系列的不完善中走过了110万年的历史。生命其实是一种偶然机会,世界上的物种,100个里面就有99个消亡了,大熊猫存留下来。这说明什么,说明生命的延续其实真的不需要十分完美,十分精巧,只要勉强能维持就可以了,大熊猫就是告诉我们了这个道理。潘文石还说,你看大熊猫终身保持稚态,不像人类和其他动物,老了会变萎缩衰败丑陋不堪,熊猫从出生到终老,都快快乐乐的样子,像个孩子。潘文石说这话的时候,真像个爸爸。

“大熊猫爸爸”子女多了

安顿好熊猫宝宝后,潘文石将他的关注目光转向了濒危灵长类动物——白头叶猴。1996年,潘文石带着他的研究队伍来到风光秀丽的广西崇左,建立了“北京大学崇左多样性研究基地”,展开对白头叶猴的研究。潘文石发现,白头叶猴的数量不断减少,很大程度是由于当地群众大量砍伐致使环境不断恶化造成的。他以“科学家—民间企业—政府”三结合的方式,积极倡议,并身体力行,为当地人民修建沼气池,农民不再上山砍伐薪柴,白头叶猴的生存家园就得到了保护,山区的生态多样性也开始逐步恢复。

200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潘文石了解到中华白海豚也同样面临着生存困境,于是,“大熊猫爸爸”想保护的“子女”又多了一个。中华白海豚有“海上大熊猫” 美誉,生活在北部湾,为中国独有。潘文石说,“如果让这么珍贵的物种在工业化的浪潮中消失了,那实在太可惜;而且真消失了的话,那也表明我们的生存环境已经被破坏到一定程度了。”为了不让这样的悲剧出现,潘文石在北部湾建立了北京大学中华白海豚研究基地,6年来,他考察了整个北部湾周围的地貌、生态系统,并且不断地在政府与百姓之间奔走游说,解说白海豚保护理念,提出工业规划合理策略,为北部湾经济与自然保护朝双赢方向发展而不懈努力着。

“生态社区”建起来了

在研究基地从秦岭移至崇左之后,潘文石的研究环境较之以往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研究大熊猫时,是在空无一人的深山中,而在白头叶猴聚集的崇左地区,周围则生存着一批贫困的百姓。初到崇左的潘文石研究条件异常艰苦,有时连基本生存都很难保证。当地人的生活环境让他感慨:没有像样的公路,没有电灯,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清洁的饮水,孩子没有学校,或者有也破烂到无法想象,老远都找不到医院……此时的潘文石深刻感觉到,环境保护的问题不是单靠科学家或者环保主义者的热情和坚忍不拔就能解决的,也不是统计些数据出几篇论文就可以改善的,环境的改善不能和老百姓的生活脱节。基于此,潘文石的北大崇左物种多样性研究基地应运而生。他说,这个研究基地,不仅研究白头叶猴,更重要的是研究白头叶猴和老百姓的关系,探索一条兼顾珍稀物种、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当地人民生存发展的途径。

事实上,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潘文石构想中的“物种保护、生态建设与人民生活改善”三结合的和谐社区已经初具模型了,2008年《纽约时报》就曾撰文说,“潘文石领导一个队伍,研究了一群猴子,保护了一片村庄”。潘文石用自己科研所获的奖金以及从政府和企业募集来的资金,为当地百姓修公路、造沼气池、引清洁水、建学校,解决他们长期以来的能源、教育、饮水等问题;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告诉当地人民“保护生物多样性是人类走出环境困境的关键”;他做报告,开演讲,将自己的生态文明理念传播给更多的人。

按照潘文石的规划,崇左地区的生态社区建设还在有声有色地进行之中。对于这样的一个良性循环的社区模式今后能否广泛建立起来,潘文石信心满满:自然保护会逐步成熟起来,只要有信心、有恒心、有策略、有步骤、有规划地进行下去,人类与大自然美丽共生共存美妙图景肯定能实现。

“科研触角”伸更远了

2009年,生物学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的潘文石还有一个意外发现。经过“西部淘金”式的挖掘,潘文石在广西江州木榄山智人洞发现了一件距今约十一万一千年前的下巴颏,这是现代人演化历史上一个重要环节的化石证据,它为探索现代人是从非洲而来还是有多个起源提供了新的证据。很多人诧异,一向研究生物的潘文石为何在化石上也能有重大发现。而2009年北京大学周其凤校长到崇左基地看望潘文石时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这个重要发现虽意外但还是在他长期不间断的研究基础上才能获得。

在潘文石的工作计划表上,2010年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了:他将开辟新的研究领域,争取对广西西南部喀斯特生态系统中独特的哺乳动物和鸟类有系统地了解;他将和新加入的研究力量一起,把对社会生物学的研究继续向前推进;此外,他还将利用社会、政府及国内外的力量,用一种“三结合”的模式,继续改善研究基地周围群众的生活环境。

潘文石说,也许是他的基因里就带着一股对未知世界冒险的冲动,所以他乐于在宽广的自然天地里行走,做一些让世界更美的事,50多年来从未改变。他说自己会一直行走下去,直到不能再走为止。

3月27日,2009-2010影响世界华人盛典将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隆重登场,潘文石将亲临现场,接受世界的喝彩。潘文石说,“我与北大,已有50多年的渊源。感谢北大一直以来对我这种‘常年在外’科研方式的理解和支持。能在母校的舞台上获得一个对自己的认可,是我莫大的荣幸。这个奖不仅属于我,更属于北大。”届时,凤凰卫视及凤凰网将通过卫星和网络将典礼盛况向全球华人同步直播。



我看名人
Email: 我看名人
责任编辑:005
回 [ 我看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