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主持人申请>>

【公益广告】



[我看名人]

吴敬琏:经济学家的良心

沈佳音          录入于 October 25, 2009 at 10:20:5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人物简介
  
吴敬琏,1930年出生。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是最早提出并倡导市场经济理论的经济学家之一。其不同时期的理论主张和政策建议推动了中国改革事业的前进,被称为“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 。

“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吴敬琏多次引用狄更斯《双城记》中的这段话。他说,任何一个时代总有随波逐流的人,但是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他的生命与他所处的时代休戚与共,骨肉相连。

“左”的代表
  
初露锋芒“吴市场”再陷争议“吴法治”

吴敬琏也曾一度随波逐流。

20世纪60年代反右派运动中,他努力跟上愈来愈“左”的政治形势。

当时,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义无反顾地提出了“生产价格论” :“规定了利润的平均水平,你占多少资金,在一定的生产价格下交多少利润,为什么就联想到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扯那么远呢?”康生和陈伯达此时已内定他为中国最大的修正主义者,在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里发起了批判他的浪潮。

吴敬琏等人则充当了批判者的打手。他、陈吉元和周叔莲合写了一篇批判文章《社会主义生产目的不容歪曲》:“满足社会需要,是社会主义生产的惟一动机和直接目的。为劳动者的需要生产,而不是为利润生产,反映着社会主义经济同资本主义经济的根本区别。”

随后,吴敬琏又写了几篇论文。其中,《社会主义的过渡性》甚至还被认为当时“左”的经济理论的代表作。他在歧路上似乎要越走越远了。

这时,“文革”来了。吴敬琏被下放河南息县。在那里,他与顾准相知相熟,引发了他人生的重大转折。

顾准此前旗帜鲜明地提出社会主义的生产可以由市场规律自发调节。顾准的思想一点点打破了吴敬琏头脑中“左”的枷锁。

他开始认真地反思曾经的错误。他去看望刚刚出狱的孙冶方,并向其真诚地致歉。

1974年冬,顾准病重。他把吴敬琏叫到医院。他对吴敬琏说,他认为中国的“神武景气”是一定会到来的,但是什么时候到来不知道。所以,他送给吴敬琏四个字:“待机守时” 。

初露锋芒

顾准所说的时机终于来了。改革开放架起了世界与中国的桥梁。

1983年1月,吴敬琏负笈耶鲁。在耶鲁的一年半,紧张而充实。他的头脑里已经获得了关于市场经济的一个比较完整的框架。他心中笃定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应当走市场道路。

任重而道远。他刚刚回国,就被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总干事马洪找去写一份意见书:《关于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再思考》。但是,要想为商品经济全面“翻案”又谈何容易。

此时,十二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原本早已在中央书记处的主持下开始起草了。马洪了解到《决定》上还是没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提法。几经周折,马洪把他们的想法转达到国家领导人那里。

终于,国务院领导批示后,起草小组最终把“商品经济”写入文件: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必须自觉依据和运用价值规律,是在公有制基础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邓小平对这次《决定》作了很高的评价,“我的印象是写出了一个政治经济学的初稿” ,“这次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好,就是解释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有些是我们老祖宗没有说过的话,有些新话。我看讲清楚了。”

第一次向中央建言便取得了这么有意义的成果。这使吴敬琏很振奋。

“商品经济”一经突破,市场的口子就打开了。1988年初,吴敬琏和几个经济学家一起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概念。领导人批示说,这是一个应该深入探讨的理论问题。

一切似乎都已水到渠成了。然而,风波再起。
  
“吴市场”

紧接着的两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最为低迷的一段日子。

1990年7月5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召开经济问题座谈会。吴敬琏等十几位经济学家应邀参加。

最先发言的原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许毅把矛头直指1984年以来的改革方向。他说,1988年的通货膨胀等问题,都是因为市场取向这一错误的改革路线所致。经济改革必须坚持计划取向,坚持计划经济为主体,市场调节为补充。

此时,要计划还是要市场,已经成了一个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

吴敬琏针锋相对地回应说,出问题的原因不是改革的市场取向不对,而是市场取向的改革不够坚决、不够彻底。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这个口号不妥,改革的方向应该明确为市场经济。

吴敬琏的发言几次被打断。有人说,中央从来就没有讲过市场经济。还有人说,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能讨论的只是如何结合。

吴敬琏的支持者只有刘国光和薛暮桥,他们毫不示弱,据理力争,强调市场取向的改革方向绝不能动摇。

几天后,吴敬琏的老朋友乌家培给他打电话。乌家培告诉他,国家计委那边有人说目前北京经济学界有三个代表人物:“有计划(指有林)” 、“吴市场(指吴敬琏)” 、“杨承包(指杨培新)” 。显然,“吴市场”包含贬义,是说他“不与中央保持一致” 。

吴敬琏心中抑郁。不过,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1992年春天,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使局势峰回路转。这一年,吴敬琏两度向中央领导建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提法。

同年召开的中共十四大宣布:“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

“吴市场”也成了一个荣耀的称呼。
 
再陷争议

市场引入了资本,活跃了经济。

2001年,中国股市陷入疯狂。那是一个“全民炒股”的年代:几乎所有的散户大厅里都人头攒动。股民们口中流传着一个个一夜暴富的神话,“内部消息、跟庄”等,成为股民炒股的信条。

沉醉在这场皆大欢喜的金钱盛宴中,没有人愿意去想明天。吴敬琏依然清醒。1月,他在《经济半小时》中说:“有的外国人说,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我们这里呢,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坐庄炒作,操纵股价这种活动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上述言论迅速掀起狂澜。当时恰逢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中央领导作了打击股市违法活动的讲话后,股市迅速下挫。一些人在网上攻击吴敬琏,称他“一言毁市” 。

2月11日,争论进一步升级。厉以宁、董辅礽、萧灼基、吴晓求、韩志国五位经济学家联袂举行与记者的“恳谈会” 。会议的组织者说:“现在股市已经到了很危急的关头……如果这场论战的赢家最后是吴敬琏,那将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场灾难……”吴敬琏一度成了众矢之的。

吴敬琏在这年的“两会”期间举办了一场个人新闻发布会。他借用捷克诗人的名句:“人们啊,我是爱你们的,你们要警惕啊!”

随后发生的事实令所有不警惕的人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中国股市进入了4年多漫长的熊市。
  
“吴法治”

吴敬琏却不因此自得。眼看着市场经济越来越变形走样,他开始反思:到底要什么样的市场经济?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岔道和弯路。其中之一,就是偏离规范的、法治的市场经济的方向,从而演变为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 。

吴敬琏意识到,现代市场经济不应该只有一个完整的市场体系,而且市场的游戏规则应当清晰透明。市场经济需要其他制度的支撑。政府的行为和私人行为同样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于是,吴敬琏越来越多地和法学家们在一起,共同探讨如何建设法治的市场经济的问题。2002年,他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江平一起成立了上海法律与经济研究所。

因此,吴敬琏又有了另一个名字:“吴法治” 。

众多纷纷扰扰之中,吴敬琏对市场经济的信念从未改变。他说:“我个人的生命是同中国改革事业联系在一起的。我总觉得,争取建立一个好的市场经济,并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甚至不只是为了我们这一代人,说到底,是为了解答一个困扰了好几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问题——怎样才能振兴百年积弱的中国。”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柳红所著《吴敬琏》)



我看名人
Email: 我看名人
责任编辑:005
回 [ 我看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World Hall of Fame network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