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纽约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纽约
娱乐在纽约
居住在纽约
购物在纽约
旅游在纽约
求学在纽约
休闲在纽约
时尚在纽约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纽约社区资讯]

林 芊:我所了解的儒家文化(三章)

作者:林 芊          录入于 November 25, 2013 at 21:48:13:
我所了解的儒家文化(三章)

林 芊

就如许多人一样,我也不曾了解孔子,不曾了解《论语》这本流传千古的大作背后是怎样深厚的眼光。我第一次仔细地阅读孔子,而我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快乐。

在《论语》中,让我感受颇为深刻的是一个字。

孔子毕生都在追求幸福,在我看来,是一种单纯而温暖的感觉,不是外界带来的,而是与内心紧密相连。然而大家都知道好事是来之不易的,王子要和公主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也要先战胜恶魔。在孔子追寻幸福的路上,这个字便是“舍”吧。

子贡问老师:“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孔子便答:“其恕乎!”如果有这么一个字,那么就是“恕”吧!除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外,我认为“恕”更重要的是拿得起,放得下,不因一次考试的失败亦是几次考试的失败伤心,不因一次获奖的喜悦乃至屡次获奖的喜悦忘我。是做一个斤斤计较,患得患失的人,还是做一个有胸怀,有长远眼光的智者,都可以由我们的内心来抉择。

孔子的学生子游说:“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有事没事跟在领导旁边,就离自取其辱不远了;有事没事跟在朋友身边,就离疏远不远了。在学校里我确实经常看到这样的现象,例如说A和B是亲密的朋友,A每天去买水总会给B捎上一瓶,B很感动,觉得A很贴心,是个难得的好朋友。有一天,A给另一个朋友C买水,忘了给B买,B同学看见了便特别气愤,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怎么不给我买!”其实B没有认识到A给自己买水是她自己愿意的,主动权并没有在B,而B又有什么理由去埋怨A呢?朋友之间太过亲密便会习惯,学不会感恩,就会引起许多本没必要的矛盾而导致友情的分裂。友情需要距离才可以恰到好处地保留新鲜感,想一想你们每一次见面都可以聊一聊最近遇到的不同的事件,话题就可以堆积起来,友谊的牢固也不在话下了。同样,阿谀奉承的人得不到领导的器重,无微不至的父母难以得到孩子的信任。彼此多一些分寸,有一些空间,我们也收获了一份距离带来的美好。

行为上要看轻得失,保持距离,在言语上,孔子则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夸夸其谈的人,很少是真正的仁者!有些人以心直口快为傲,觉得噼里啪啦像打机关枪一样说话,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是,很霸气,很有范儿,而社会上是否能宽容接纳心直口快的人,我想大家都心明肚知。别说在社会上了,就是对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心直口快也不一定是相处融洽的一剂处方。整天对自己朋友说的话都是,我觉得怎样怎样,我认为怎样怎样,你说得不对,你怎样怎样,他们又怎样怎样……又有谁会愿意做你长久的听众,接纳下这些无用的话语呢?言多语必失,舍言也要技巧。孔子说:“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即是在恰当的时间说恰当的话,是对自己内心的坦诚亦是对他人的尊重和顾忌。一个人的底蕴是和言语的多少成反比的,说得多却显得轻浮。

于丹在《<论语>的温度》中说过“人人皆可视之为一眼温暖的‘问病泉’”“我看《论语》的温度,不烫手,亦不冰冷,略高于体温,千古恒常。”《论语》已经从先秦传来了它的温度,这样从舍得失,舍刻意的距离,舍言,对于普通人的我而言,已可以找到我的心灵所需要的那种快乐,也已足矣做自己内心的君子了。

回 忆

人的一生将会是如此得匆忙,花开花谢,春去秋来,一刻也不会停下。所以,我们一定会落下东西,甚至我们并未注意。找寻它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我们出现的地方。

旧城区的小街小巷是个不错的选择。从恩宁路走到荔枝湾,也许是我所见过最真实的广州。

一扇月亮门,一条曲曲折折的石板路,一根根分割天空的电线,组成了十二西甫街最纯粹的面容。里面,是一栋栋被遗弃的楼房,砖瓦遍地,偶尔一片黄叶在风中打着旋儿,从旁边的树上孤零零地飘落;趟栊门半开着,一层灰尘溢出了地面;人们疲倦、麻木的脸容,用地道的广东话抱怨着……又或者,是叮叮当当敲打的铜行当;看门大伯的广州日报;慵懒漫步的猫和一棵从墙头探出脑袋的翠绿的植株。再下点小雨,那便是“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网上很多人叫嚷着,以后要去怎样怎样悠闲小资的地方度过怎样怎样悠闲小资的生活。我只是觉得他们有点可笑,又有点清高,曾经养育你们的家乡,就在你们眼前,存在着一方小小的土地,曾经也是悠闲小资的。最后,我们累了,挣扎在社会上,成为车奴和房奴,或者北漂成为蚁族和蜗居,才发觉我们丢弃的家乡的小巷口,竟是那样美丽和纯净。没有勾心斗角,只有街坊领居亲切的笑容;没有虚伪的阿谀奉承,只有童年奔跑的小伙伴;没有对明天的担忧和烦恼,只有一轮温暖人心的夕阳落在巷尾。

人渴望往前跑,追逐地平线最低端的微亮晨曦,伸手拼命地抓啊抓,总是想握住些什么。其实,我们不知道,那些失去我们的邻居们,也失去了住在街巷的勇气。

有时,费尽心思又何必呢?不如回首凝望回忆。

我望见那莲微微晃动,清淡的香气泛起的涟漪,从翩翩的柳叶间散来……

独自一人守在明亮但不刺眼的阳光下,落在眼底的是田田荷叶时,眸子里却是盛满了莲飘忽飘忽的香气。我从未触碰过莲水润光洁的花瓣,甚至从未细嗅过莲香,这让我想到西格夫里•萨松的那只老虎:“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多么沉醉呵!然而,我不想要,不后悔。

因为。我看见,阳光洒洒的莲叶上,有人在起舞。

她踮起脚尖,轻轻地伸展开了双臂,漫开一身的雪白裙裳,和着阳光的节拍,缓缓挪动着舞步,一步接一步,她想,一生仅有的一次舞蹈,怎能急。她在旋转。她在蹦跳。她纤细的双手拂过层层水波,她扬起娇嫩的脸,接纳阳光赐予她最美好的亲吻。她在笑,那样灿烂,那样清恬,那样让人落泪。她还在继续旋转着,继续蹦跳着,任凭那双脚被支离破碎的莲叶割出一道道伤痕,任凭那飞溅的血珠柔和了雪白的衣裳。她在哭,那样无助,那样痛苦,却那样让人发笑。旋转,蹦跳,旋转,蹦跳,旋转,蹦跳,旋转,蹦跳……

终于,她停止了,失去色彩的眸子凝视着在一旁观望的我,说:“我就要死了。”我无言相对,只能默默点头说:“好。”

她倒下了。

盛在眸子里满满的香气,也没有了。

我在房间里,试图沿着记忆中舞者的脚步旋转、蹦跳,但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笨拙和荒唐。有人说,生命就是这么轻浮而沉重的东西。我忽然间懂得了舞者,她清爽的微笑的脚下,永远踩着一种叫生命的黑色云翳,它让她升腾,同样让她坠落。她对我说出她最后的遗言时,是何等的超然。不尝试任何的辅助,独自一人完成属于自己的舞台,与生命一同被埋葬在不见天日的泥土中,也是一种归属的幸福。是否有一天,我也能走得像舞者一般自然、洒脱和孤傲,带着对生命滚滚不息的热望到来,再怀抱着对死亡无畏的勇气离去。曾看过有人续写西格夫里的诗句,于生于死,谁又何尝不是如此。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之后,泪流满面。

这是命啊!她倒下时的最后一丝呼吸,泛起的涟漪,从翩翩的柳叶间散来……

这是莲带给我所有的,一去不复返的追忆。

(作者为纽约商务出版社特邀小作家)


冰凌为特邀小作家林芊(右)签名赠书。


冰凌与特邀小作家林芊(中)、林芊的母亲屈桂琴(右)合影。



责任编辑:005
回 [ 纽约社区资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