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东边的海岸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47:42: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從靠近西海岸的鳳凰城來到靠近東海岸的亞特蘭大。臨離開鳳凰城前﹐利用獨立日的長週末和兩個好朋友帶著兒子去看了看太平洋平靜的海灣和浪濤洶湧的海岸﹐算是離開鳳凰城前的告別旅行吧。初到亞特蘭大﹐一切都很新鮮﹐比如天上不時落下的雨絲﹐早晚空氣中帶著水汽的涼意﹐在森林中彎彎曲曲繞行的路﹐和路兩旁遮住天空遮住日頭的樹﹐還有纏著樹身不歇氣地攀援向上的藤﹐再還有各色各樣的人。開始工作後沒幾天﹐有同事問願不願意乘勞動節的長週末加入他們的旅行﹐到佛羅裡達的大西洋海岸去看一看﹐我說好啊﹐可是有地方住嗎﹐回答是不用你操心啦﹐我們在五月份就訂好了幾棟 Townhouse, 你只要和我們其中的一家share就行了。這樣﹐在見過西邊的太平洋僅僅兩個月之後﹐我就來到了大西洋的岸邊。

經過長达六個小時的開車後﹐一行人來到了位於大西洋中的小城Destin﹐她先是有橋與陸地相連﹐然後在幾個島之間也有橋相連﹐上島之後﹐我們的車就沿著海岸線開﹐左邊是暫且看不清的海﹐海和路之間是白色的沙子堆成的沙丘﹐有草在沙丘的頂端迎風飛舞﹔右邊是碧藍的海灣﹐海灣裡是白色的帆船﹐遠處是橋⋯⋯。來到預訂的Townhouse﹐放下了行李﹐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海邊。隨行中有的人已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所以很有經驗地把鞋子放在了通向沙灘的木板橋上﹐我也學著把鞋子放在那裡﹐然後赤腳走上了海灘﹐立時感到腳底的每一寸肌膚都踏在了土地上﹐就連腳趾頭縫縫裡都擠滿了細細的白色的沙子﹐然後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向大海。

海﹐灰色的﹐翻騰著﹐喧譁著﹐一層一層的浪前赴後繼地扑打著海岸﹐摔打出的白色的浪花隨著退去的海水化成了泡沫。我天性怕水﹐光學游泳就學了幾十年﹐然後才可以在游泳池裡游不到十米﹐此時看到這活潑的海水﹐既興奮﹐又害怕﹐既想靠近她﹐又怕她把我卷進水裡去。先是在浪花打不著的地方走﹐後來實在是想接近她﹐於是挽起褲腳走進了浪花﹐海水好涼﹐可是幾個浪之後﹐全身就感到舒適的暖意。浪花似乎在感謝我和她的親近﹐又一個大浪向我打來﹐我笑著叫著向後退去﹐可是她已毫不遲疑地扑到我的身上﹐這下可好﹐我的衣服全濕了﹐就這樣﹐我第一次這麼親近地遭遇到了海。

晚飯吃的有魚和螃蟹﹐那是朋友們自己釣的﹐從海裡。一個魚杆上掛五個魚鉤﹐最多一桿上可以釣上四條魚﹐魚不大﹐但帶來的興奮卻是大大的。釣螃蟹的戰勣不夠好﹐兩個大鐵絲籠子吊在海浬幾個小時﹐只釣上來兩支螃蟹﹐不過﹐那肉好鮮﹐帶著甜味呢。吃過晚飯﹐我步出房間﹐來到了院子裡﹐院子中央是草坪﹐草坪的一頭有游泳池﹐此時有孩子們在草坪上玩壘球﹐也有人在游泳池裡游泳。看來這其實是一個由Townhouse構成的旅館﹐從不同房間截然不同的擺設來看應該屬於不同的主人﹐因而同行中頗有智慧的人斷定這是不同的人買了房子﹐由旅館統一管理﹐是個人的一種投資行為。不過無論怎樣﹐这對我們這些旅行者來說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房子就在海邊上﹐離沙灘也就七八米﹐一座一米多寬的木板橋通向沙灘﹐橋頭上有一高一低個水龍頭﹐可以讓人們沖掉身上腳上的沙子。小橋的一側是木制的桌凳﹐可以來這裡一邊吃早餐一邊看大海﹔小橋的另一側是花園﹐一個木制的長椅面向著大海。大約半裡之外﹐有一座凌駕在海上的棧橋﹐魚和螃蟹就是從那裡垂構落網得到的。

我漫步走向小橋﹐看著眼前的海。海風不停地向我吹來。

同行的人們帶著籠子又去抓螃蟹了﹐可是我累了﹐我獨自睡著了。

醒來時天已發亮了﹐翻身下地沖向海灘﹐鞋子也不要穿﹐我要去看海﹗

早晨的海灘上人非常少﹐視線所及之處只有寥寥不到十個人﹐我面前的海灘上站滿了各種的水鳥﹐當我一步一步走向大海的邊上時﹐她們紛紛躲閃了開去﹐使我徑直來到來了海邊。海﹐如頭一天一樣﹐一層層的浪頭打向了岸邊﹐一路奔來浪花飛濺﹐他們象那頑皮且不喑世事的孩子﹐嚮往著岸上人世的繁華﹐想拼命掙脫大海母親的懷抱投入那未知的世界﹐可是母親卻說孩子你還小你不能去﹐可是孩子哪裡聽得進去﹐蓄積著力量一次次沖向岸邊﹐母親溫暖的手一次次把他們拉了回去﹐有的孩子聽話﹐乖乖地返回了大海﹐溶進了無傾的海水裡﹐回歸到了大海的深處﹔有的再次沖向岸邊﹐但終因力量不夠﹐自己放棄了﹐也回到了海浬﹔有的似乎很幸運沖到了岸上﹐在沙灘上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水窪﹐剛好讓穿著泳裝的小小孩兒在裡邊玩耍﹐可是也就一夜的工夫﹐水窪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踪了﹐但願他們也返回了大海﹐回到母親的懷裡。我也想回到母親的懷裡﹐可惜我不屬於大海﹐我的母親在洋的那一邊。

可我還是緩緩地向海浬走去﹐海水漫到了我的腳面﹐又是一陣涼﹐但也就是幾個回合之後﹐我已經象是海的女兒﹐喜歡了這涼﹐喜歡了這爽﹐和浪玩兒了起來﹐當他們逢涌著向岸上奔來時﹐我急步向後退去﹐當他們緩緩退去時﹐我又追逐著奔向海裡﹐一次又一次⋯⋯。

身後傳來了問候聲﹐回頭看時﹐是一個中年的白人婦女看著我在微笑﹐我也向她回報以微笑﹐也就在這時﹐我看到了太陽﹐正冉冉昇起的太陽﹐在白色的沙灘上﹐在白色沙灘上的蘆葦上﹐在隱在白色沙灘後面的屋頂上﹐在立在白色沙灘上的高高的旗杆上﹐她上邊桔黃﹐下邊金紅﹐中間是桔黃和金紅的過度色﹐那樣高貴那樣溫暖地對著我﹐我仰起了頭﹐張開了臂﹐面向她閉上了眼﹐然後再次轉身面向海﹐海浪象我一樣﹐也披上了鑲著金邊的衣裳﹐閃閃發亮。

白天﹐和朋友們一起在海裡玩﹐還到街上走了走﹐然後迎來了夜晚。同行中有一個很有情趣的女孩子﹐邀請我和她到海灘上坐一坐﹐我們從房間的貯藏室翻出了沙灘椅﹐搬到沙灘上﹐坐在那裡﹐離大海只有幾步之遙。海﹐遠處的呈現出比天還黑的顏色﹐近處的仍然飛卷著白浪。海的上方﹐是閃爍的星星﹐那離海面很近很亮的一顆﹐朋友說是火星﹐他是在六十萬年中離地球最近的時候。

夜要深了﹐我到通向大海的高高的棧橋上找兒子﹐他和比他大幾歲又比他高一頭的朋友的兒子聊得十分投緣﹐讓他們再聊一會兒吧。我抬頭向天上看去﹐左邊最亮的是火星﹐右邊最亮的是月亮﹐棧橋正象一個翹翹板的支點﹐火星在一邊﹐月亮在另一邊。月亮顯然比火星重﹐所以月亮漸漸傾了下去﹐火星漸漸升了上來。我好為月亮擔心﹐你可別掉進海浬﹐那天上可就沒有月亮了﹐可是﹐月亮還是越來越花了﹐越來越模糊了﹐最後在我眨過一次眼後﹐她沉到海裡不見了。回頭再看火星﹐他要升到我的頭頂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赤腳如飛跑向海邊﹐我要乘著白天的光亮去找月亮﹐可是一陣陣的濤聲告訴我﹐月亮不在那裡﹐那麼她在哪裡﹐我明明看見她沉到海裡去的。面對大海的我心裡甚是沮喪。可是這時海又一次披上鑲著金邊的衣裳向著我歡歌高唱。我回頭望﹐太陽﹐又升起在了沙灘上﹐在蘆葦上﹐在屋頂上﹐在旗杆上﹐我也又一次披上了鑲著金邊的衣裳﹐我要唱﹐在這東邊的海灘上。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