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传记]

张颔:“爱写毛笔字”的文博大家(11图)

梁毅 艺市纵横          于 February 09, 2017 at 23:08:0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艺术市场》2017年2月号上半月刊“书法苑·名家”栏目推出纪念张颔先生专题

1月18日17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张颔于山西太原病逝,享年98岁。张颔1920年出生于介休,号作庐。生前任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钱币学会理事兼学术委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西泠印社社员等。

1月19日,香港中文大学、南京大学等学校名誉教授,西泠印社社长饶宗颐先生发出吊唁辞:“惊闻吾友张颔兄驾鹤仙游,五内哀戚,殊深感悼。兄毕生精研古史,涉猎古文字学、考古学、晋国史、钱币及镜铭等多方面,为中国考古与历史学研究作出重大贡献,重构中华文化之自尊、自信,允为功臣。先生在诗文、书法、篆刻也有深造诣,感佩之忱,莫可尽言。”


张颔

山西只有一个张颔

2016年12月30日,“文寿齐颐——庆祝张颔先生九七华诞作品展”在山西省介休博物馆开幕,展出张颔的家人、师友、学生为其庆祝97岁华诞所创作的90多幅书画作品,其中不乏林鹏、陈巨锁、赵承楷等名家之作。

据介休博物馆馆长秦明介绍,展览之前,这批祝寿书画作品曾在太原晋宝斋展出过,受到广泛关注,张颔先生的家人在展览结束后将这批作品捐献给家乡,所以就有了这次展览。作为承办单位,介休市博物馆自2016年12月1日至12月20日,向社会各界组织征集了一系列与张颔先生生平、学术有关的展品,也在此次展览中展出。

之所以组织这样的征集,不光是因为介休是张颔的家乡,也因为其对家乡文物的保护曾做出巨大贡献。秦明说:“20世纪80年代,介休祆神楼因楼体下陷,岌岌可危。张颔先生为了家乡文物的保护保存奔走呼吁。1982年,介休县政府成立了祆神楼维修领导组,国家文物局拨款15万元对祆神楼进行维修。”


冯其庸和张颔


张颔《录清詹国瑞诗》

在晋宝斋的展览是由张颔的几位弟子张罗的,其中一位是山西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德仁,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自2013年以来,每年寿庆系列活动皆由我来操办。2014年,在山西晋宝斋举办了‘作庐文华——庆祝张颔先生九五华诞展’,2015年庆寿之余,举办了张颔先生等六位学者书展。张颔先生现在年岁已高,身力虽不支,而其文心志气,丝毫不减,故需我们弟子后辈帮着先生完成宿愿。”

此番祝寿活动,让人回想起2009年在山西博物院举办过由山西省文物局主办、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承办的“着墨周秦——张颔先生九十生辰文字展暨生日庆典”,当时展出张颔大量的书法、绘画、篆刻作品,同时还举办了九秩雅集,学者、书法家林鹏是操办者。他曾说:“张先生这样的学者,全国有几个,我不知道,山西,我敢肯定,只有这么一个。这样经历磨难、硕果仅存的大学者,我们不珍惜,谁来珍惜,我们不敬重,谁来敬重!”当时在场的作家韩石山后来在《张颔传》中记道:“一个八十二岁的人,给一个九十岁(实为八十九岁)的人,筹办这样的雅集,在当今这个社会,怕不会有第二人。”如今7年过去,在其家乡,一场隆重的祝寿展览正在展出,虽然张颔未能亲临,但也是一桩难得的嘉事。

张颔曾主持山西侯马东周晋国遗址的发掘工作,于1976年出版《侯马盟书》,此书出版为晋国史的研究提供了新的佐证。2012年2月,山西省文物局授予其“文博大家”的荣誉称号。中国佛教考古的开创者、北京大学教授宿白称其“为人朴实平易,为学严谨精审,道德文章为学界所景仰”。

对于父亲的治学之路,其子女们撰文写道:“家严颔公从事考古工作多年,而考古工作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学问,大多数考古资料被囿于专业圈内,至今很难与社会共享。任何一门学科只有被社会吸收的时候,这门学科才能凸显出它的社会价值。在20世纪90年代后,重建古史成为考古学的学科使命,但重建古史不会一蹴而就,它需要有时间的积累、资料的积累和精当的方法。而早在70年代,家严颔公就把冷僻的考古资料《侯马盟书》经过其缜密的考证,使其变成具体详实的史料。”


张颔《气生道成》

下笔通古籀 著文模商周

对于张颔这个名字,很多人都是从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播出其专访节目时才第一次听说。当时节目开场白这样介绍:1986年11月,中央电视台一个报道说,山西省阳曲县发现一块古代四字匾额,这四个字在山西无人能识,并诚邀全国有识之人前来辨认。当时张颔在上海出差,回到山西之后他立即赶往阳曲,当即不仅把这四个字认出,而且还将这块匾额的来龙去脉解释得一清二楚,这件事在当年的山西省曾轰动一时。

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传奇。那么,这四个字是什么字?2008年12月30日,韩石山曾就此问过张颔,张颔回答道:“他们闹得乌烟瘴气,真是小看了山西无人。我去了一看,就是‘气生道成’四个字嘛。《管子·内业篇》就有的‘气之精也,道乃生’之语。不过,这事儿到现在还没有完,还有人说是‘易生道成’,易生道成,就讲不通嘛。辨认古文字不能靠蒙,得言之有据,就是推论,也得符合逻辑嘛。”


梅花宝剑联

古文字学家这名号,给人感觉治此学的大多是古板木讷之人,但韩石山眼中的张颔却不是这样,《张颔传》之《走进〈大家〉》一节中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说,张先生这样的大家——

张先生说,快别这么说了,我不是早就说过嘛,哪是什么大家,五十九平方米(张先生现在的住房面积是这个数字)。

我说,这是你的风趣,实则,你还是很自负的。张先生说,就你说这样的话,谁不说我是个木讷人。我说,那是他们对你了解得不深,且看你这副《自拟联》:“下笔通古籀,著文模商周。”直可说雄视古今了。

张颔一生淡泊成性,大隐于市。他最信奉《周易》的“谦”卦,经常言及此卦《彖传》之辞:“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也。”他曾自道“爱写毛笔字,喜翻线装书”“深知自己没油水,不给他人添麻烦”。

世人多知张颔是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却不知道他早年也曾涉足文学和木刻。《西里维奥》《姑射之山》是其早年的两本文学著作,前者是基于普希金小说集《射击》改写而成的诗歌集,此书的俄文译者余振评价其“假如普氏庚(普希金)这篇东西原来就是用诗体写出来,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后者则是其小说集,其中“最为成功的是《蝙蝠》,这是一个立意深邃,结构完整,叙事流畅的小说佳作。数十年后阅读,仍能感到作者思想的敏锐,叙事的从容”(韩石山语),此书中的木刻插画就由他操刀。

张颔为人所知的另一身份是书法家,宿白称赞“其作意与古会,别具佳致”。他以古文字入书法,书法自有一种遒劲之风,雄迈之美,尤其是他的篆书铁画银钩,直追秦汉。于2013年出版的《张颔书篆诀·秦诅楚文》可见其对篆书的精研功夫。

关于篆书的书写,他最有心得:“好多写篆字的名家,不敢说错字连篇,时有所见还是敢说的。我自信没有错字。有些字,别人可能不以为然,那是他看书少,不知道古籀之法。……我的字,不说千字一面了,百字一面总还做到了,要不不敢手抄《古币文编》付印。这主要得力于临帖的功夫,小时候主要临柳公权的《玄秘塔》、欧阳询的《九成宫》,长大后下功夫最多的还是《黄庭经》。”1935年,他高小毕业,当时在介休的行余学社学习书画和篆刻。谁能料到,就是这么一个民间学社的小学徒在数十年后竟被特邀加入鼎鼎大名的西泠印社。对于写字,张颔说其实没什么要诀,如果说要有的话,就是“灵气、勤勉、学富、品高”八字:“灵气和勤勉是基础,学富是护持,品高是境界。灵气没办法,只能以勤补拙,达到什么境界就全看各自的造化了。”

此次展出的作品中,有其一篆书木刻楹联,上书“文章千古事,浩劫十年身”,于中可知,一个文化老人内心那不易道出的万千滋味,而“有书能医瞽,无病便是仙”的篆书联,则让人对其的睿智和豁达更添了一份尊敬。


1936年,张颔高小毕业时留影


张颔《效司马迁史断头之句戏联》


张颔《扑蝇记》


张颔《僚戈之歌》


张颔《戊辰夏日偶作》


张颔临摹



名人传记
Email: 名人传记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传记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