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技术白皮书|回到前页|微信版|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art]

【永乐的水,宣德的沙】

中国华侨出版社社长方鸣          于 June 29, 2016 at 07:49:2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1.
明天啊,我就要重返西沙群岛访古了。

西沙群岛由南海中部的两片岛礁群组成。西南海域的岛礁群又叫永乐群岛,东北海域的岛礁群则叫宣德群岛。永乐与宣德,明早期由朱棣和朱瞻基开创伟业的王朝,虽己远逝,却又把镌有自己名字的天珠,遗落在这一片片璀璨曼丽的玉宇琼岛之上。

自永乐三年,郑和率天朝之师六下西洋;宣德五年,郑和又第七次张帆远航,经占城、渤尼、暹罗、爪哇、苏门答刺、古里等地,终抵非洲东海岸。在前后二十多年的时间里,郑和庞大的远洋船队,一定是一次又一次途经了永乐群岛和宣德群岛的海域,让大明林立的旗幡,在碧蓝色的海天之间猪猎飘扬!

其实,中国的先民们,早就在这一片岛礁上生息和劳作了。在西沙群岛的主要岛屿上,都发现了中国古庙的遗存。仅赵述岛、永兴岛、琛航岛、广金岛、甘泉岛、南岛、北岛、东岛,就有古庙十四座。甚至在琛航岛的一座古庙里,至今还供奉着一尊明代永宣时期龙泉窑的观音瓷像~~这真的是一尊南海观音啊!

而在著名的甘泉岛上,还曾出土有唐代的青釉双耳罐和卷沿罐,宋代的青白釉瓶、四系小罐、青釉碗、划花大碗、莲花纹大碗、突唇碗、粉盒等各种古瓷。

历史上,至迟在唐宋时期,南海诸岛就已在中国政府的主权管辖之下了。而到了明成祖朱棣和明宣宗朱瞻基的大明,当郑和船队那漫无边际的帆影略过茫茫南海时,中国的西沙群岛,更是进入到了永乐的年号和宣德的纪元!

2.
永乐朝时间不算太长,总共二十二年;宣德朝时间更短,经世仅仅十年。区区三十多年,除了其间断续二十多年的郑和七下南洋之外,还发生了一些什么大事呢?

永乐元年七月,明成祖下诏始修《永乐大典》,并于永乐五年十一月编修完成,终成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部类书。

永乐五年,明成祖又下诏始建北京皇宫,直至永乐十八年建成,并于永乐十九年正月初一迁都北京。

永乐七年动工修建长陵,永乐十一年完工。

永乐十七年六月十五日,大败倭寇。

宣德三年六月,在大学士杨士奇、杨荣的辅佐下,明宣宗惩治贪吏,扫除腐败,实施仁政。

宣德五年,朝廷派工部右侍郎周忱巡抚江南,实施改革,减轻税赋。

宣德九年,明宣宗驱僧逐道。

永乐和宣德,真是发生了许多惊天动地以至影响历史的大事,以至人们根本不会记起有两个小人物,更不会知道他们在当时做了些什么。

这两个人,一个是永乐朝的工部使祈鹏,一个是宣德朝的中官张善,都曾被派到景德镇御器厂督造宫廷用瓷。他们的名声,虽远不及二、三百年之后清廷的督陶官郎廷极和唐英的名重一时,却也理应和当朝七下西洋的郑和、《永乐大典》的总编纂解缙、天安门和三大殿的设计师蒯祥、长陵的总监工勋臣、大败倭寇的辽东总兵十军左都督刘荣以及朝廷重臣杨多奇、杨荣、周忱等人一道,青史留名,因为他们奠立了大明王朝的瓷都宏业,开启了中国瓷器史上一个伟大的永宣时期!

3.
在祈鹏的躬亲下,永乐朝的御器厂宏大规整,设作坊二十三个,有专做大碗的大碗作,还有碟作,杯作,盘作,瓶作,罐作……其中,杯作生产的一种青花压手杯,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世名物。仅烧造这么一只把玩于股掌之中的精制小杯,就要经过七十二道工序。如此精工细作,只能令后世任一仿品都望其项背。

前些年北京故宫曾定制了二百只高仿永乐青花压手杯,虽己是最项级的摹制,却也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永乐压手杯的外壁是八朵精巧柔媚的缠枝莲花,釉色沉郁浓艳,泅晕流散,其内底有三种纹饰,分别是双狮纹、鸳鸯纹和团花纹,均环裹着“永乐年制”的篆书四字款,其中团花纹堪为珍罕,鸳鸯纹更为珍罕,双狮纹至为珍罕。人生一世,金玉散尽,只求三杯!可乎?

正是因为永乐朝的御器厂打下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所以,才有了后来“大明宣德年制”的辉煌。宣德青花与永乐青花难辨雄雌,遑论仲伯,以至史上一直有“永宣不分”的说法。

张善在宣德朝的御器厂同样是兢兢业业,恭谨从事,让瓷器的生产在永乐朝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以至史上统称之为“永宣时期”。宣德八年,仅一次为宫廷烧造各式用膳的餐具就达四十四万余件。宣德瓷器,是历史上的一个旗标。如果历史可以以十年为一个单元的话,那么,宣德的煌煌十年,则是中国瓷器史上登峰造极而又无以伦比的一个单元!

几年前我曾遇到过一只宣德青花缠枝莲纹大钵,品相精尚,神貌了然,却几欲求之而终不可得。虽然这只青花大钵早已离我远去,但其缠枝莲纹的逸笔在我的脑海中却是拂之不去,常忆常新。

然,一杯,一钵,又何以能尽现永宣之瓷华?当郑和的船队浩浩荡荡地驶经永乐群岛和宣德群岛时,云蒸霞蔚,海鸟翻飞,却也正是千里之外永宣御器厂的开窑时分,火气升腾,窑烟漫卷。几个时辰之后,烟气散尽,窑工们便钻进一个个瓷窑里,捧出数不清的各式瓷珍来,釉彩琳琅,熠熠闪亮,真如那美丽的南海~洁白的礁贝,宝石蓝的海水,晨暮的红日,金色的海岸,还有那绮丽多彩的虹影。

4.
永乐瓷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白瓷。永乐白瓷既不同于宋代的定窑白瓷,也不同于元代的枢府白瓷,既不是那种微微泛黄的秋之白华,也不是那种稍梢闪青的冬之白露,却是纯之又纯、净而又净的这般白色,只可放到南海之水蓝天青中方能显现其白之纯美。但见风涌碧波,浪拍银岸,佛天梵海,天珠撒落。那永乐一朝的白瓷啊,真若千里白沙净雅无尽,惟有万年珠贝不惹尘埃。然而,面对着这般白若糖色的纯净之美,明人却是用一声极简的慨叹直抒胸臆:“真甜啊!”由此人们便把永乐白瓷称之为“甜白釉”。

在史上所有的窑口中,惟甜白釉佳器的瓷土淘洗得最为澄净,其所使用的高岭土含铁量最低而富含三氧化二铝,使瓷胎洁白凝腻。又敷以糖汁般的透明釉,烧制出的白瓷至精至纯,朗润如玉,甚至能薄如蝉翼,映透光影,史称“玲珑瓷”,堪为明清白瓷帝师。其后虽成弘、嘉万等各朝白瓷都曾着意效仿,然均不得其妙而无门以入,以至甜白釉终成天下孤赏~~空谷幽兰,花期不再;旷世稀音,化为绝响。

如此的永乐名物当然要梦寐以求!我虽然败絮自拥,却也藏有一件永乐甜白釉莲纹大盏,历经岁月,不见沧桑,但只见釉面已全然玉化,仙灵之物,宝光蕴籍,只待盛装琼浆玉液,便胜似昆仑瑶池。

宣德白瓷依然是好,永乐白瓷通常无款而宣德白瓷通常有款,其胎体也略微厚重些,因而其器型更加庄典。虽名气略逊于永乐甜白釉,惟因其一脉相沿且更加稀见,故愈加珍贵。

5.
在大自然的法界中,如果说,与白相生的一定是蓝色,那么,与永乐白瓷和宣德白瓷相映的自然是永乐蓝瓷和宣德蓝瓷。以海景喻之,如果说,永宣白瓷就是那西沙海岛的白沙滩,那么,永宣蓝瓷便是那南海莹澈的湛蓝。

我所藏的永乐蓝瓷中,最珍视的当数一只蓝釉十棱水洗。标准的桔皮釉,典型的糯米底,棱线苍古,釉光沉郁,庄朴曼丽,风雅无边。只因偏好文房佳器,水洗一直是我古瓷收藏中的专项,各个窑口、各种胎釉的水洗几可摆满茶台书案,琳琅杂陈。但这只水洗却不一般,只因其永乐,只因其蓝釉,只因其独有的风神,只因其几可演绎出爵士风的蓝色迷情……

但宣德蓝釉的盛名,又要超过永乐。宣德之蓝虽出于永乐之蓝,却更加明丽浓艳,滋润醇厚,故世人称之为“宝石蓝”,堪为历代蓝釉之冠。君不见,藏于我的书室柜顶上的那只宣德蓝釉六棱辅首大罐,便浸满了我于宣德蓝釉的多少痴爱!我屏息地叩击着其密致坚挺的瓷骨,又不禁忘情地抚摩着那闪烁着熠熠釉光的蓝色瓷衣。这极致的蓝色之美呀,投射出古代瓷人的身影,又勾摄着今世藏家的心魂;似精灵般飘逸,又如海水般荡漾;让绵绵的思绪伴着化不开的浓郁之蓝蔓延开来,幻化为一片辽远无际的海平线,又在这海面上张开千杆桅帆,与先人一起乘槎浮于海……

6.
然而,海之红,终会从海水之蓝中翻滚涌动,喷薄而出。曾几何时,那是升挂在海天之间的永乐初日之红。待沧海红遍,那又是悬浮在云水之际的宣德落日之红。自不必言,在三十多年的瓷釉时光里,永宣之红才是最为玮烨的瑰丽天景。

永乐的红釉己是最好。元代的红釉近乎赭色,明初洪武的红釉依然发昏发暗。只是到了永乐年间,红釉才突然艳丽起来,鲜亮起来,如红日之突然跃出海面,晨光万丈,红霞漫天。

宣德的红釉却是更好。宣红更红,红得澄澈,红得浓烈,红得超迈,红得壮阔。那是一种潮汐之上的余晖之美,更是一种暮云之下的海天大美。宣德之后,各朝红釉竟再也无法与永宣之红媲美。

宣德的红釉与永乐的红釉都是宝石红,如出一炉,同锺神秀。但天地造化,和而不同。永乐烂漫而宣德沉郁,永乐飘逸而宣德蕴藉,永乐妩媚而宣德古穆,永乐鲜活而宣德厚朴。永乐是平而宣德是仄,永乐是扬而宣德是抑,永乐是近水而宣德是远山,永乐是朝霞而宣德是暮云。永乐是红釉映在光华里,宣德是光华掩在红釉里。永乐的红釉是略过水面的风声,风生水起;宣德的红釉是飘过水面的乐声,波澜不惊。

如此美瓷,竟奈若何!“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我有一只宣德仰钟式红釉碗,那器型恰似一只仰翻的古钟,碗底施有白釉,却并无宣德瓷常见的青花款识。然侧光细细辨识,竟能隐约发现“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暗刻楷书款。碗的内壁外壁均敷满红釉,惟碗边留有一圈青白色的口沿,或谓之“灯草口”。那融融的红釉,莹润而沉郁,灵动而凝结,又遍布橘皮纹,似乎是附丽了世间的风雅与沧桑。碗中虽空无一物,却贮藏了多少己经逝去的旖旎时光。只是,花非花,物非物,这只静置了六百余年的宣德红釉碗呀,大音稀声,白水脱尘,清隽高古,无关花事,却己全然是我心相的观照。

7.
都说嘉靖的黄釉已是最好,殊不知永宣的黄釉才是最早,只是永宣的黄釉已极稀见。我在台北故宫曾访得三件宣德黄釉美瓷,一件是黄釉仰钟式碗,一件是黄釉碟,一件是青花黄釉枙子花纹大盘,见其釉色澄净而柔美,釉质温润而娇嫩,始知黄釉器中,永宣之黄不仅最早,更是最好。

都说永宣的五彩已是最早,君不见永宣的五彩还是最好。从明中期至明晚期,成化五彩和嘉万五彩名震一时,到清康熙时五彩器更是至臻至美。而早在宣德之年,五彩器就已花落瀛寰。明《博物要览》中就已有记载:“宣窑五彩,深厚堆垛”。十个甲子,风水轮转,海桑陵谷,世事变幻,君知否,唯有两只宣德青花五彩莲池鸳鸯纹碗,一直静静地供奉在西藏萨伽寺的佛台上,只参佛事,不惹凡尘。这是目前已知仅存于世的宣德五彩美瓷,永宣遗珍,莫过于此!

要论永宣两朝的古瓷美器孰为最佳?说永宣的青花已经足矣,道永宣的白釉已是足矣,品永宣的蓝釉已然足矣,赏永宣的红釉已尽足矣。更不必说还有永宣黄釉,又遑论永宣五彩?永宣美器,尽是天下珍赏!

只是,寻永宣瓷珍,难于上青天!有一位藏家曾凄凄然与我有言,曰:我收藏了一生的古瓷,为何竟不可得一件永宣真品?我至今都能记得他当时的黯然神伤。其实,许多藏家也都有着相同的谓叹!只是因为,永宣最少,可欲不可求;而永宣最好,更是可遇不可得!这也正应了唐代诗人陈子昂的千古绝唱了:“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8.
其实,世间万物,皆是空相。一切的古瓷佳器,一切的奇世珍宝,终会失色,终会湮没,能够超越时空、化度众生者,唯有琛航岛古庙里,那一尊永宣时期的龙泉南海观音!佛陀世界,那是一个无常、幻化、空性、自在的世界。永乐群岛、宣德群岛,原本竟是一片慈航普渡的佛法之地。

静夜已深,明日已近。青灯黄卷,梵音缭绕。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天色启明后,我就要远行了……再上美丽西沙,再回永宣前朝。我直想汲一瓶永乐群岛的泉水,再掬一捧宣德群岛的白沙。待我访古归来吧!我要把永乐的水注满那只永乐蓝釉十棱水洗,观水中乾坤;我要把宣德的沙覆满那只宣德红釉仰钟式碗,看沙里道场。

永乐的水,映天耀日,水漫无极。
宣德的沙,聚沙成塔,诸生浮屠。


————————————————

佚文。初写于2010年。前日失而复得。终稿于20160628。



art
Email: art
责任编辑:005
回 [ art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World Hall of Fame network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