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技术白皮书|回到前页|微信版|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art]

我的尘封档案 那年那月 张培林答中国摄影报记者问

张培林|摄影 记者 黄丽娜|采写          于 January 06, 2014 at 16:10:0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国摄影报:改革开放时期的照片并不鲜见,因为有很多的记者、宣传干事等在做着拍摄记录的工作。但您这些照片当中还是透出一股子的朴实,我想这与您在拍摄时的农民身份有关。当年不要说拥有相机,就连照张相,对农民来说都是件大事。那么您当时用的是什么相机?它是从哪里来的?您又是如何学会拍照的呢?这东西在当年也算“高科技”了,您这个农家小伙儿,怎么就对它产生兴趣了呢?
张培林:我中学毕业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当时虽然农村生活比较艰难,但我十分渴望获得文化知识和文化生活的满足,恐惧父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和生存方式,盼望着能像城里人一样过着体面的,不为一日三餐犯愁的日子,同时又在寻找我的人生方向和目标。这时候我就发现摄影是一个好门路,它不仅可以为我提供生存的条件,同时又可以实现我成为摄影师、摄影家的梦想。因此我们家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省吃俭用,东挪西借,加上一位朋友的资助买了一台上海牌海鸥4A照相机和一台简易放大机,自制了一套简易暗房冲洗设备。当时上海牌海鸥4A照相机在鄢陵整个县城都是不多见的,在农村基本上说得上是绝无仅有。买了这台照相机以后,我就刻苦钻研照相技术,在摸索自学的基础上,设法接触照相馆的老师傅,偷偷地观察他们的拍照和暗室冲洗方法。三伏天我也曾经骑着自行车跑到郑州,冒昧地找到新华社的摄影记者,拜师学习新闻摄影知识和新闻照片拍摄方法。这期间我不但学会了摄影的基础知识,而且也掌握了一定的创作技巧,为我后来从一般“照相的”转变为专业摄影工作者打下了基础。

中国摄影报: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胶卷的珍贵,您拿着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普普通通的农民拍了好多日常生活的照片,大家对这件事怎么看?家里人有没有误解您?毕竟这不是您的工作。
张培林:我很喜欢摄影。我认为摄影它不仅能供我衣食,又能为普通百姓提供照相服务,更主要的是它能记录老少爷儿们的日常生活情况和一年四季的生产活动情况,也是一种宣传社会发展,传承农耕文化的一种好方法。
我在掌握了一定的拍摄和暗室基础知识以后,一方面给十里八村的老少爷儿们免费照相,一部分人照的多了就给个胶卷钱,可以说免费为群众照的相不计其数,正因为我为群众提供了大量的免费摄影服务,我获得了大家的信任,才有机会更多的了解到老百姓的冷暖温饱以及他们对文化生活的渴望和对美好生活的愿景。改革开放初期,如火如荼的农业生产的壮丽场面、中原农民那朴实形象、获得实惠的农民那高兴劲使我深受感动,从此更坚定了我把镜头对准我熟悉的农业、农村、农民的决心和信心。另一方面我对单位和学校开展微利的有偿服务,拍摄单位会议实况,或学校的毕业像、用赚来的钱作为我开展新闻报道和摄影艺术创作活动的费用。

中国摄影报:现在回看这些照片,知道那是反映我国农村重大改革时期的照片。当时您那么年轻,怎么能够关注到那么广泛的题材?您的照片里,涉及到交公粮、施肥等田间地头的变化,也有小学校等等,您从哪里获取信息,从而增进对自己所处时代的理解?
张培林:能吃个商品粮(城市户口),到城市里去工作,再娶一个穿高跟鞋烫发头的媳妇是当年农村青年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实现以上梦想是我为之奋不顾身的强大动力,同时我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一开始就有一个成为职业摄影师、摄影家的梦想。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实践之后,我就开始思索如何从照相走向摄影,从一般走向成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了农民凭记工分吃饭的时代,改革开放的好政策给中国农村带来了蓬勃生机,获得了土地的农民像得了宝贝似的,快乐地经营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由于我是他们中间的其中一员,能够充分了解、熟知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和他们的各种需求,这时候我就把这“一派大好形势”和鄢陵县工农业生产、党政群团等单位以及各方面活动的情况,微缩成摄影画面陆续发给国家、省级和国外媒体。这些照片在媒体上发表以后,极大的鼓舞了人民群众的劳动热情,配合了党的中心工作,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县里有了重大活动就邀请我去拍照,因此来说有机会接触到能够反映当时改革开放成就和县里工作情况的照片。

中国摄影报:听说正因为当时拍了这些照片,您得到县里有关方面的重视,是在这之后您进入了报社吗?能把您这段从摄影爱好者变身为职业摄影师的经历具体讲讲吗?
张培林: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我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获到了群众的认可和领导的支持。我也得到了鲜花,收获了爱情,赢得了掌声。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为众多的父老乡亲免费拍照,用“以摄养摄”的收入来支撑我喜欢的新闻摄影和艺术创作事业。其间拍摄了大量反映中央政策在农村落实情况的照片,宣传了县里、乡里的中心工作,获得了领导和群众的认可和支持,也确实是工作需要,后来领导安排我到县里从事专业新闻摄影报道和群众文化工作,先后经历了从农民、亦工亦农合同工、临时工、天天工,到专业摄影工作者的身份转变。1984年在许昌地区人才交流会上被录用转正为专业摄影工作者;1990年作为专业技术人才调到许昌日报社工作至今。

中国摄影报:当时拍摄后的照片冲洗是在哪里做的呢?是自己,还是在县城?或者更远的地方?
张培林:尽管当年各种条件十分落后,但我对作品质量的要求必须是精益求精,我的所有照片全部由我自己制作完成。80年代初期,我所居住的村庄连照明电都没有,刚开始曾封门堵窗,利用自然光线曝光冲洗照片,有时候到县城郊区亲戚家的厨房里来完成,条件最好时候也是在自己居住的房间里开展工作,冲放设备土法自制,操作过程全靠经验。我先后摸索出来的在弱光条件下拍照,胶卷冲洗使用D76配方冲淡强迫显影法,对于我这使用简陋设备摄影,追求照片较好的反差和柔和的影调确实取到了很好的效果。我曾使用过的胶片新型加字法操作简单、使用方便,照片效果好,羸得了众多摄影同行的赞扬和效仿。我采用照片接触转底放大法,克服了没有翻拍机的困难,取得了同行的认可。经过长期摸索和实践炼就的摄影冲放基本功,使我在以后的摄影工作中干起来得心应手。我凭着过硬的暗室冲放技术,1988年翻拍制作了近千套《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大型展览图片供学校宣传使用。后来我又深入河南省兰考县,采访了和焦裕禄一起工作过的老干部、老党员和当年拍摄过焦裕禄的兰考县委通讯组干事刘俊生,收集、编制了《人民的好干部焦裕禄》大型展览图片,供河南省的多个地区展览宣传使用,取得了很好的社会宣传效果。

中国摄影报:新闻摄影界后来也在反思当年拍摄照片的一些问题,比如摆拍等等,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您当年有没有摆拍?
张培林:在那个艺术禁锢和行为无序的年代,摄影界确实曾经出现有脱离群众、脱离实际、靠形式主义和主观臆想拍出来的东西,但我认为新闻摄影除一些重大题材和突发事件以外,一般题材在不违背新闻事件真实的前提下,由于角度和光线的需要,作者对人物位置、场景做一些适当调整及合理的选择应该是允许的。特别是摄影艺术创作。艺术来源于生活,就应该高于生活,富有创意和优美的表现形式是对一幅优秀摄影艺术作品的基本要求,画面的典型瞬间、人物内心世界的真实表达是一幅优秀作品的艺术价值所在。我所拍摄的照片中有一部分在这方面也曾做过适当的调整和选择。因此我主张:拍摄新闻照片能抓就抓,能抢就抢;摄影艺术创作就需要经过艰苦的创意和构思,甚至是较长时间的追寻和等待,来选择合适人物、场景和最佳的表现方式。我的作品《乡村小学》最初创意是;一个人一生你无论干出多么惊天动地的事业,人生的第一步都要从学习开始。当时的背景是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人们从“读书无用论”中刚刚缓过神来,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也是为了建设“四个现代化”的需要。全社会开始重视教育,重视学习,我就开始思考创作一幅反映这方面题材的作品。创意构思完成之后,这幅在我脑海中定格的画面足有半年多的时间,我跑遍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物和场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鲁山县二郎庙小学校的小学生冒着小雨急切地奔向学校的情景,学校那艰苦的教学条件,小学生热爱学习所表现出来的那姿态、那动态,、那神态使我顿时深受感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就赶紧和学校及部分学生做了沟通和调整,拍摄出了这幅反映山区学校和学生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渴望知识、奋发学习的照片。这幅作品在1983年《中国摄影》杂志上通页刊登以后被选送到美国等17个国家巡回展出,收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和宣传效果。这幅照片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抓中有摆、摆中有抓呢?

中国摄影报:按现在的说法,您当年是个“影友”,虽然是凤毛麟角,如今已经是“影友”遍天下的时代,他们其中的很多人也希望能够让自己的照片产生更大的作用,而不仅仅满足于自己欣赏。您作为“过来人”,有什么好的建议给大家分享吗?
张培林:摄影艺术作品影响力的大小和艺术生命力的长短取决于作者拍摄的题材和所表达的事件的本身以及恰到好处的表现形式。结合我的摄影实践认为:一幅成功的作品首先要具有强烈的时代精神,其次是作品要有意境,最后才是要有好的表现形式。当前有很多创作题材可供我们选择,例如国家建设成就,城乡一体化的过程,农民、农民工的生活生存环境,大气污染和生态环保等等,都是我们摄影爱好者大展身手的地方。总之,生活是艺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中国摄影报:这批照片一共有多少幅?您有没有做编辑整理呢?对于它们的开发利用,您有哪些计划和想法?
张培林:这些照片是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也就是1978年的秋天到1988年这十年之间拍摄的。这期间刚好记录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基本情况,当时农民就像在笼子里禁锢了好长时间的小鸟,最后一下子被释放出来了一样,农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获得丰收以后他们的喜悦,这时候我就拿起相机把他们这种高兴劲儿、高兴的场面记录下来。这些照片总共有300余幅,初步整理出来的作品分六大类128幅,其中政权建设和体制变革方面的作品16幅、农业生产和科学种田方面的作品35幅、兴修水利和抗灾自救方面的作品11幅、植树造林和花卉生产方面的作品11幅、农村教育和医疗卫生方面的作品14幅、群众文化和民风民俗方面的作品36幅。这些作品目前已经整修编辑完毕,随时可供展览或用于报刊选用,还有100多幅底片有待修复整理。2013年春节期间这些作品在美国展出后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中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和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对美国人振动很大,美国一个学术单位提出来要作为重要资料研究中国共产党治国治党的成功经验,还有一些美国人和华人华侨对这些老照片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并愿意购买收藏。同时这些作品也引起了当地一些媒体的关注,美国的美中信使报,美南新闻,台湾的世界日报,世界名人网等数十家新闻媒体给予了大篇幅、大版面的报道并选择一部分作品予以刊登。下一步我的计划第一,挑选一部分作品制作成公益广告,大力宣传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第二,利用我经常出国的机会,到美国、到世界各地举办展览,让世界各国人民更多的了解中国,热爱中国。

中国摄影报:改革开放30多年了,这期间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您有没有计划再继续拍摄您的家乡?年龄、身份、阅历都变化之后,您的拍摄视角有哪些不同呢?
张培林: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5年了,中国城乡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认为大楼你无论盖多高,它都要接地气,中国的城镇化速度无论有多快,农业、农村、农民问题都还是国之根本,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仍然是党和政府的工作重心,人们啥时候都断不了和农村千丝万缕的联系。农业、农村、农民将永远是我镜头中的主题和主角,继续为父老乡亲写照,记录、宣传家乡的变化,为党和政府的丰功伟绩讴歌,是我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



art
Email: art
责任编辑:005
回 [ art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World Hall of Fame network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