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技术白皮书|回到前页|微信版|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art]

张妮可的梦与真 姚女郎--美国流行乐壇的中国星

作者:宣树铮(美国) 原载华夏时报          于 January 12, 2012 at 02:42:45:

这是上东城

每天清早,沐著晨曦,跑步上中央公园,空气那么清新,心里那么痛快,这一切都是我该分享和拥有的!从家里到贝林52街的录音棚才14个街区。如今夜里我可以录音到1点,再慢悠悠走著回家。用不著往Auburndale赶了,又要搭地铁,又要转巴士,担惊受怕。

99年来美住长岛,算是富人区,一幢幢风格各异的小洋房,住户分散,互不來往,求救都叫不到人。都是自以为有钱的主,觉得挺没人情味。后來搬到紧捱Bayside的Auburndale,算是好区,我买了套1卧的合作公寓,有人气多了。03年我卖掉合作公寓,到曼哈坦去租房子住了。这不是在反其道而行之?瞧,到美国来奋斗的中国人一般总是先租房子住,若干年后,打工挣下一笔血汗钱,于是就买房子,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这是美国梦的第一章。而我有了房,也有了车,一辆Honda Prelude,却一挥手都卖了,搬曼哈顿去租房子住,家俱带不走,统统撂了,就一架钢琴伴着我。岂不是有些倒行逆施?朋友不理解,家人也不理解:“你发疯了?你姐姐在国内都买了两套房子了!”我笑笑,他们不知道我这是搬到上东城!有捨才有得,我正沿著自己规划的方向走去!房子会有的,車子会有的,但不会再是Arburndale的1卧,也不会是Honda Prelude。

美国音乐人问你的第一句话往往是:住哪儿?我说Queens,Auburndale。他们立马感觉你不是音乐人。纽约人很势利,看你住哪里定你的身份。我一点儿不鄙视Flushing华人新移民区,但我要和牛皮的美国音乐人平起平坐,虽然你是美国人,我是中国人。在纽约,音乐家、画家,文学艺术家只有住在曼哈顿SOHO区,东村西村,住中央公园以东57到100街范围内的上东城,才被认为够格。我为什么不能住那里?我就要住中央公园附近!

我想住没有电梯没有门卫的大楼,才不喜欢豪华气派,什么大理石、逰泳池,不屑一顾。我钟情“罗马假日”里那种楼房,窗外有防火梯,可以坐在防火梯平台上对著月亮唱心爱的歌《Moon River》。那是打拼的落魄艺术家的住所,我向往。我要对着眼前高耸的帝国大厦,说:我,张妮可,一个中国女孩,打拼来了!

我看《纽约时报》,找中意地段Open house的信息,终于在Lexington Av.、66街租到了一个大统间,有30平米,靠近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从家里出來,往西穿过Park Av.、 Madison Av.、第五大道,就到了中央公园。这是真正的东上城。

我已经够鲜艳够精彩了

我认识几个服装设计师,很受影响。她们穿的一身衣服,品味,时尚,个性,就是与众不同。我想,自己也该去熏一熏,至少可以追上时尚潮流,不致落伍。04-05年我特意到纽约时尚学院(FIT)修了课,学色彩原理和服装组配。对美术我原不懂,小学时绘画一塌糊塗。这一学,知道了什么色彩与什么色彩搭配,什么演出服适合什么场合,配合设计师选择。每年9月去观摩纽约时装周,就在市图书馆后面的Bryant Park。白色的大帐篷,里面又隔出不少小厅,有T字台,各有品牌命名,由服装设计師发布明年春夏的时装秀。

服装是种语言。看了我的照片,从我的服装上就能了解我百分之七八十。我讲究服装的色彩、面料、款式,尤其是面料。我不让自己露得太厉害,露,也要露得有分寸。保持中国女性的婉约气质,在西方人面前展示东方的神秘,美要隐约在轻纱薄霧之中,不要一眼看穿。我给自己的审美定位是:在时尚、性感与典雅、传统的融合中展示几分神秘。我身材好,为什么不性感一把?但不能俗。虽说我在纽约生活了八年,其实我的性格有很传统很古典的一面,我向往淑女风范。

我不喜欢穿金戴银,也不爱光顾这些店家。我喜欢古色古香、怪里怪气的饰品,瞧我这耳环是印度或南美的风格式样。为什么不穿大红大绿,色彩艳丽的?因为我已经够鲜艳、够精彩了。

我从来不进麦当劳

住Auburndale时,我常在家里自己做中歺。不同族裔的菜系我都吃,总能在其中找到最适合中国人口味的。我就很喜欢吃东村意大利歺馆Sal Anthong’s的一道菜:Prosciutto and melon(薄薄的咸肉加上哈密瓜),咸夹著甜。飲食要健康,我从在不进麦当劳。有一回,北京一位记者约我到王府井麦当劳,他以为我是美国回来的,总不会不喜欢吃麦当劳吧!进去了,我都不知道吃什么好,最后要了杯橙汁。

我一定要走出唐人街

1999年我和美中文化交流协会签约,作为协会的雇员来到纽约。在国内我有很好的工作,得过大大小小不少奖,事业顺遂,但我还是决定出国。动机?我就是想到美国,到流行音乐世界之都来开拓眼界,接受熏陶,在音乐事业上闯出一片天,我相信自己的潜力。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国内好几位名歌星都来美国闯荡过,最后又掉头回去了。我也知道有的来美国后,念书、打工、终于改行,或者找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朋友和家人都觉得我疯了,丢下国内的金饭碗,最后要落个一事无成,灰溜溜回来,那就吃后悔药吧!太冒险了!我才不服输呢,我就喜欢冒险。我当时真的很狂,你知道我想什么?我想,我到美国后,有一天要出专辑,要进入主流社会,要上Broadway舞台!等签证一到手,我就揣着我挣的3000美金飞越了太平洋!

我来美国持的是属于杰出人才的P3签证,文化交流协会帮我申办了绿卡,没有多大周折,我就拿到了绿卡。

我是交流协会的签约雇员,演出的事都由他们安排,合约写明每月工资1200美元。1200美元,10000多人民币,来美国前,我觉得很可观了,到了美国才知道,这比最低工资高不了几个钱。协会安排的工作无非是在当地华人商会、同乡会的庆宴、春宴活动上作主持,唱几首歌。一般都在唐人街的大餐馆,席开几十桌,熙熙攘攘,舞台又小,谈不上灯光、音响,台上卖力唱,台下吃喝聊,唱完,噼噼啪啪几声零碎掌声,心里真不是滋味。想起国内时演出的情景,我现在算啥,像个卖唱的,毫无成就感。不行,太委屈自己了!

合约上那几个钱只够艰难度日,我还得再找份工作。我在一家中文电视台当广告推销员,每天打电话不是联系客户就是要帐,月薪800美金,拉到一个广告,提成15%。打电话拉广告还好说,难缠的是向欠款的广告客户要帐,碰上死皮赖脸的,我得厚著脸皮磨,碰上死不要脸的,看你是女孩子,还想吃你豆腐,我就跟你撕破脸皮。我都坚持下来了,而且成绩不俗,又接触到了美国各种行业的人,别说,这还真是一种历练!我专輯出来后,很多人看到我这么会为专輯宣传推广,都感到惊讶:妮可你真行!他们不知道我有这一段经历!

我每天都跟自己说:我一定要走出唐人街!

机会来了,我在报纸上看到了纽约环球娱乐公司招聘艺人的启事。这是纽约两家最大的娱乐公司之一。我马上将个人简历寄了去,我相信自己的实力,作为专业歌手这是一份出色的简历,然而毕竟有些底气不足:至今还没有出过唱片专辑。但总得尝试!尝试是成功的第一步。

我收到了面试通知。面试时候,先问了几个问题,接着让我唱两首歌。我唱了一首中文歌:《千言万语》,一首英文歌:《Memory》。就这样我进了纽约环球娱乐公司。环球娱乐公司按国籍分设多个市场部,我与公司旗下的中国市场部签了约,负责人是梁太太。

登上赌城舞台

我没有想到公司安排我到赌城去唱。梁太太跟我说,公司正筹划吴奇隆来大西洋赌城开演唱会,让我作嘉宾歌手一起演出,全场90分钟,一家一半。到赌场去演?上那种地方?我心里一冷,准备推掉。梁太太告诉我,美国的赌城都是合法的,政府注册的。你知道吗?大名鼎鼎的布兰妮、席琳•迪昂还常在拉斯维加斯开演唱会呢。张学友、刘德华在大西洋赌城演唱过,都是大牌,不是谁都能上赌城舞台的。

赌城派了两辆超长林肯轿车来接我们,外加6名保镖随行。我还没有见过这阵势,这么夸张,感觉怪怪的,不习惯。吴奇隆悄悄跟我说:到赌城演出都这排场,才显出与众不同的分量。那次我和吴奇隆在一家赌场演唱,另一家赌场是蔡琴和费玉清在开演唱会,都是由环球娱乐公司安排的。公司的人在两个地方巡回着看。事后跟我说,最后站一起谢幕时,我太抢风头了,吴奇隆本是主歌手,我是嘉宾歌星,配角,结果反倒成顶梁柱了。我想也许因为我个子高。那天演出,我换了三套衣服:黑、红、白,谢幕时候穿的是白色长裙。

2001年我和童安格搭档到新奥尔良Harrah赌场举办演唱会,就住在Harrah的大套房,位于French Corner(法国角),下临密西西比河,河畔棕榈成行,太美了。我们飞机到得早,我和童安格先去逛了街。新奥尔良是美国民间音乐爵士乐的发源地。爵士乐融合了多种音乐元素形成了最早的“民间蓝调”。新奥尔良大街上,随处可以见到演奏爵士乐的歌手,大多是黑人,他们由着自己放声在唱。在市政厅广场附近,一个中年黑人拉着小提琴在唱《蓝色狂想曲》,声音充满磁性,忧郁而饱含沧桑,他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歌声中了。我和童安格都听呆了。听完一曲,使劲鼓掌。给了,我们都给了,我记得我给了5元。回赌场的路上,我们大有感慨,觉得自己很幸运,我们是Chinese,有机遇登上舞台,难道他们不如我们?不够资格?这黑人歌手一直在我脑子里。Harrah的演出舞台极为豪华,附近好几个城市的亚裔都来了,有1000来人。

我2003年和邰正宵,2004年和羽泉,都搭档开过演唱会。2004年我的第一张专辑出来了,有了自己的招牌歌,有了代表作,也有了信心,心理起了变化,不像以前那样总有些畏缩。2005年我和张宇举办演唱会时,我胆子就很大,我不再是嘉宾和配角了,我知道他们有比我强的地方,但我也有他们不如的地方。

跟张宇这场演出就像PK打擂台,我上,他上,交替着,潮起潮落,观众反应的热烈程度也不一样。张宇每次唱畢,并不退入后台闭目养神,而是在一厢关注我的唱和动作。到他再上台,就对我的唱作一番评论。张唱国语歌,他不会广东话。我则国、英、粤 、台的歌都准备了。我使出浑身解数。张宇对著观众说:张妮可用多种语言唱,不简单。是不是把你们唬住了?我对张妮可的台语歌很满意,我是台湾來的,我也不敢唱,很不服气啊。于是张宇也秀了一首台语歌。张宇很会讲话,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如何和观众交流,这之前我在台上往往孤芳自赏,和观众总有距离。我想张宇也许从我这里学到了胆量。

AM 1380 “妮可咖啡屋”

美国多元文化传媒集团旗下纽约华语广抪原先只有粤语台,2005年底开了国语台,他们觉得我是纽约有影响的华裔艺人,就來找我,要我考虑到国语台去主持节目。我考虑了,点头了。我喜欢挑战,这正是个挑战自我的机会,而且我觉得,我自信,我有这条件,另外,哈哈,我要攒钱。经过简单的培训,我很快学会了操作。大家都觉得有些出乎意料:我没有歌星的架子,也不像一般歌手那样蹦蹦跳跳、东转西转,能坐得住,用心学。我先是在AM 1308(华语国语台)负责播报新闻、天气、路况。我自己就是导播,唱独角戏啊。路况、天气都是照搬美国电视7台(ABC),我在电视上看着英文,同时要用中文说出来。当然有个过程,开始蛮紧张的,慢慢的,我就闯过来了。

你知道,当播音员曾经是我妈妈的梦想,我听妈妈在听广播时念叨过:能当播音员就好了!但妈妈这一生梦想没有成真。我很高兴我为妈妈圆了梦。不,这并不是我的梦想,只是我人生旅途上的一个小站。到电视台去发展,当播音员?念念新闻,露露脸,这算什么?我喜欢挑战,喜欢有创意的工作。

几个月后,我在电台开始做音乐节目,开设了一个音乐栏目 :“妮可音乐咖啡屋”,一小时节目,每星期3到4天,我既是制作又是主持,做DJ,内容包括:音乐介绍、音乐评论、音乐教育,都是通过实例来讲述。这也是挑战,我喜欢,我也感兴趣。

你说现在?让我看,音乐咖啡屋,已经停了大半年了吧。没时间,我人又经常不在纽约。不过这已是电台的保留节目,每次我从外地回到纽约,就会来问:妮可,可以来电台了吧?他们缺个好的DJ。

我要出一张自己的专辑

2003年12月,我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贝林的。贝林,近50岁,是纽约著名的流行音乐制作人,一个凡事认真的犹太人。他原是吉他手,80年代,他参与制作的唱片获得美国金唱片奖,排行榜第一名,全球销量突破50万张。从此他由吉他手转成制作人。聚会上人很多,我和贝林没聊上几句话,我要了张名片,说好有机会就去拜访他。

过了几天贝林想不到我真去了,他已把我忘了。我提出想请他当音乐制作人,贝林很坦率,说,你们中国人还没有一位被美国流行音乐界认可的,you know,我们音乐界不承认华裔,没有成功范例。

那天我带了民乐的唱片,里面有古筝,有二胡,有琵琶,有唢呐,有扬琴,有埙……,这几张唱片说服了贝林,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而且是惊奇。他发现了什么,不肯轻易罢休了,贝林就是这样的人,他乐于接受新事物。我告诉贝林说,我要做首歌曲,加上东方民族器乐,看看效果。麦唐娜加上中东民乐的怪怪的声音,饶舌歌曲中加上印度民乐的成分,不是都很有风格?

我想我把他说动了。我们就来试试,贝林说。

贝林帮我录了一首泰德(Danny.Tate)的<迷狂>(),用了点儿扬琴,加入东方元素。贝林发现我在和声、配器上很有潜力,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制作出来后,我们让原作者泰德听,泰德打电话来说:他太惊奇了,可以改编得如此国际化!

贝林跟人说:这个女孩与众不同,有特点。

他问我,你会作曲吗?我想我会,我说,只是还没有尝试过。OK,为什么不试一试?贝林鼓励我。我把我音乐学院学的东西搬出来,操练一下,是啊,我能作曲,也能作词!我要出一张自己的专辑!

我和贝林都知道,最要紧的是定位,确立个人风格。我不可能像美国歌手那样唱,唱不过她们,你能和惠妮.休士顿比吗?这不是拿胳膊比大腿?西方人音域宽,东方人不如。我要有一张具有个人风格的跨越东西文化的英语歌专辑,用它去敲开主流的门。

于是我们,我,贝林, 就一门心思创作。

2004年5月,签约美国Well Go Records唱片公司,6月25日首张个人大碟《中歺馆的故事》在全美发行,其中包括《姚之歌》、《中歺馆的故事》等原创歌曲在內共计12首歌。贝林逢人就说他很lucky,给这么个能独树一帜的女孩子当著作人,物以稀为贵!7月4日,纽约主流报纸《新闻日报(Newsday)》周末版的《都市生活(City Life)》部分,以头版整版登了我的照片,照片下方印著两个醒目的字:American idol(美国偶像)?下面两行字:“华人流行歌手张妮可期盼她的英语新碟能架设文化桥梁”。报纸还用三篇整版文章作了报导,文章中说,“张妮可用她迷人的音乐告诉美国歌迷们:中国比你们在歺馆菜单上看到的要丰富得多。”“她希望自己是打入美国主流音乐界的首位中国流行歌手,同时希望用音乐向新歌迷们讲述她的父母之邦的人民的历史”。7月中旬唱片跃上亚马逊网站amazon.com独立著作唱片类订购第四名。我是第一个登上Billboard,美国音乐排行榜的华裔歌手。

《中餐馆的故事》和《姚之歌》

我怎么会想到写《中餐馆的故事(Wanton Desires)》?

你知道,我们曼哈顿工作室附近有一家叫“Mee’s Noodle Shop”的中餐馆,每天晚上七八点钟我们照例电话order,接电话的是个女的,温州口音。就是受了这启发。

在不少美国人眼里,华人就会做餐馆,像菜单一样呆板乏味,不解风趣幽默。这首歌要让美国人知道中华文化的深广内涵,光一张菜单就妙趣无穷。我化身女服务员唱这首歌,仿佛成了喜剧演员,活泼、诙谐、双关语脱口而出,调侃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歌一上来唱:五千年前中国有五兄弟,其中一个能把大海呑肚里。好些外国人都知道这中国传说,为了救兄弟,吸干了大海。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传说?类似的民间故事倒像是有的。)

妮可一耸肩:一回事儿,反正外国有。接下来唱的是顾客招呼女服务员请她添茶水。瞧,中国人能把大海喝了,而您只会饮茶壶里的水!

歌词中还有一节是孔子对菩萨说:“大米不光黄、棕、白三色”,我比了今晚的菜单要丰富千千万。菜单每天翻开來都一个样,中国人可不是菜单。又比如歌词中的Dim Sum Lights and Szechuan Fire等等,寓意双关,诙谐逗趣。

听众能不能领会?即使不全领会,也能听出一两处,他们会会心一笑。也有华人听了以后把英文标题中的wanton理解作“馄饨”,其实我们没这意思。有个意大利人跟我说,意大饮食也有特色,意大利面、比萨饼,你给意大利的饮食文化写首歌吧。我说,可惜我是在中国长大的,不是在意大利,文化背景不一样,我写不出来。他们笑了。美国人以为中国人只会做歺馆,意大利人不这样。

2003年,火箭队的球迷中流传一首《姚明之歌》,抄袭AC米兰的队歌的曲调,一个劲儿重复地喊著“姚明,姚明”。我想,姚明是咱们华人,应该由华人来写首姚明的歌。2003年12月开始创作《姚之歌(The Yao Song)》,04年1月完成,3月出了单曲CD。有人说我想靠姚明走红,我只是觉得和姚明有相似的地方,都是从大陸到美国来发展,姚明在短短一两年內凭自已的实力成功了,妇幼皆知,成了“中国人之光”。我可以用姚明作引线、作入口,通过姚明的形象让美国人理解中国,一个崛起的中国。我创作这首歌也是激励我自已,我渴望成功。对,我是抓住了姚明这个机会。我选择R&B,用“姚明”作主旋律,姚明,姚明,把听众都带动起來。姚明说他听到这首歌就想起小时候在外面打球忘了回家,或者闯了祸,妈妈“姚明姚明”地叫他。

我成了姚女郎

一首《姚之歌》使我成了姚女郎,我都不知道最初是谁这么叫出来的,但流传开了。

站在姚明跟前,我还不到他胸口,他单纯、朴实、善良,就像个邻家大哥,块儿那么大,站他身边,特有安全感。他什么都是大号的,笑都是大号的。初次见到这么髙大的男孩,我还真有点儿羞涩,心砰砰跳,感受到他的魅力。他坦率,很容易交谈,但不会产生恋情。

第一次见到姚明是在2005年春节,正好大年初一,休斯敦火箭队在丰田中心对阵芝加哥公牛队。我受火箭队邀请去作中场秀。压力当然很大, 18000名观众,华裔不到5%,觉得孤零零的,演唱可不能失败!。赛前,我,还有火箭女郎啦啦队,正走台、试音响时,火箭队球员來了,他们站一旁看我们,我看到了姚明,他也看到了我。我们告一段落下来,球员正在练球热身,姚明穿一身休闲球衣。我站边上看,他带球时朝我笑笑。

这场球火箭队赢了,比赛结束后,我们各自从更衣室出来,在走廊里碰巧走到了一起,他说新年好,我也说新年好。这些年春节都是在纽约过的,休斯敦是第一次,又是刚从热闹的球赛场下来,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节日的热闹和团聚的喜庆,真还没有哪个大年初一这么孤单过!但遇上了姚明,一个邻居大哥,一个中国人,同在异国它乡,又是此情此景,这一句轻轻的问候就像一阵风,驱散了孤单。我回到纽约,休斯敦姚明球迷俱乐部的华人会长就打来了电话,说:英文台正在播《姚之歌》,在介绍你张妮可呢。他是在车里听到的,他把广播开得老响:妮可你听,听,听到没有?

05年4月,休斯敦一家华人电台邀我去做访谈节目。做完节目,主持人带我到唐人街一家奶茶店喝茶用餐。一路观光,唐人街华人音像店的架子上有我的专辑,专辑海报贴在门口,很醒目。休斯敦越南华裔多,我们一家一家看,越南人的音响店也有我的专辑卖,一张11元,纽约12元,《姚之歌》在休斯敦的人气比纽约高。主持人和我在奶茶店坐定喝茶,忽然姚明也进来了。我吃了一惊,他看到我,也很惊讶:“你什么时候到休斯敦来了?”我告诉他我才在这儿电台做完节目。他说他也是昨天才回休斯敦的。我们坐到一张桌子上,各叫了一客卤肉饭,姚明还要了杯珍珠奶茶。老板看到姚明来了,就放起了《姚之歌》,好几个小孩不知打哪儿了过来。姚明穿着T恤衫,我穿着休闲服,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也没有化妆,素面朝天。我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我化点妆就好了。我为自己解释:我才下飞机,才赶着做完节目。也许姚明根本没有注意。

我要学赵小兰说话的腔调

2004年8月,美国共和党亚裔总部在纽约曼哈顿希尔顿酒店举行年会,请我去开场演唱《天佑美国》。出席的大概有500來人。我唱完后,接著是共和党劳工部长赵小兰致词,赵小兰一身套装,举止打扮处处表现出是一位极有修养的知识女性。她表示了感谢,“感谢张妮可小姐带來了这么动听的歌声。”会议结束時,大会组委会在门厅设了专台,由我签名出售我的专辑CD,15美元一张,卖掉了100來张,赵小兰请她的助手来买了一张。一个星期后,赵小兰的秘书发来了一封E-mail:“妮可,你好,我是赵小兰部长的秘书,她听了你的专輯,很喜欢,她想要你的通讯地址,她要亲自给你写信。”过了一周,我果然收到了赵小兰的亲笔信:“张小姐,谢谢你,上次在纽约听了你演唱《天佑美国》,很喜欢,你的艺术才华让我钦佩。祝你的音乐事业蒸蒸日上。在此我把最好的祝福带给你和你的家人。”

2005年9月《星岛日报》在纽约举行登陸美国40周年庆祝会,我受邀参加,又见到了赵小兰。一开始我唱《天佑美国》,大家起立。后来我坐在赵小兰旁边,一起聊了几句,赵小兰问我來美国多久了,也问了家里人的情況。那天会上我还唱了《中歺馆故事》和《姚之歌》。

赵小兰给我的最深印象是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尤其是她说话的腔调,那么动听,甚至迷人,我一边听她讲话,一边心里忍不住想,我要学她说话的腔调,即使学几句也好!

安南用中文向我打招呼:你好

2004年底东南亚遭受海啸,灾难惨重。2005年3月联合国主办了一场海啸赈灾音乐今,我作为亚裔艺术家受邀,却是唯一的华裔。演出场所是联合国总部4号会议厅。观众都是联合国成员国驻总部的代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夫妇也在观众席上。我还是唱了最有代表性的三首歌:《姚之歌》、《中歺馆故事》、和《风之彩》。

演出结束,在休息室听说安南要从4号会议厅出來,参加演出的各国演员都很兴奋!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安南从会议厅出来了,走在身边的是他的夫人娜內。几十名演员都欢呼著朝安南夫妇拥去,想上去留个影。安南的保镖如临大敌,挡在前边,不让靠近安南。大家有些沮丧。但出乎意料,安南走过休息室时,跟我打了招呼,用中文说“你好”。我就走上前去,保镖没有挡我,我走到安南夫妇中间,跟安南握了手。安南夫人娜內是个白人,高个子,金发,五官耐看,气质高雅。但给人女官员的感觉,欠缺点儿温柔的女人味儿,他是安南的第二任妻子。就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了好些问题:安南的第一任妻子会是什么模样?如今这位夫人会不会做家务?需不需要做?他们彼此又是如何相互吸引的?

成功的要诀


问我成功的要诀?我想是得力於英语、毅力、还有,就像我在专輯的题词上说的:“特别感谢母亲给了我与生俱来的乐感和创作灵感”,在这基础上,最关键的是风格定位——找出一条,我,妮可,作为一个决意闯入美国乐坛的华裔歌手最适合走的路,这必须是一条与众不同的充满创意的路。

《中歺馆的故事》和《姚之歌》的特点,简单地說,就是:采用西方旋律,加入东方元素。东方元素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加入东方配器,揚琴、琵琶、二胡、唢呐等等。西方人听了有些“惊艳”,下来就问,那个声音是什么乐器啊?二是要与华人,尤其是华人移民生活相关联,诠释东方文化。《中歺馆的故事》、《姚之歌》都讲了华人的故事,前者用美国人熟悉的中国菜名演绎出深邃的中华文化;后者将喜马拉雅、长城引入歌词。《新闻日报》看出來了,这是“架设文化桥梁”。

对,也有人问过我:如果用英语來唱中国的歌,就用原來的旋律,会怎么样?这也思考过。可是中文歌词要译成英文不易啊,韵律啊,节奏啊,不容易!旋律往往比歌词还重要。《姚之歌》用的是西方旋律,即便唱中文,美国听众听不懂词,但照样呼应,因为他们熟悉这旋律嘛,用中文唱反倒觉得新奇!美国人认为,像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音乐上很有特色,如果旋律不变,将70年代的老套配器换成爵士乐,赋予西方的节奏感,会怎么样?香港的艺人在改编英文歌時,配器原封不动,只是将歌词译成中文唱录一遍,“扒譜”,这就欠缺新意。我专輯中有一首《风之彩(Colors of Wind)》这是一首美国歌,Alan Menken作曲,Steven Schwartz作词,我们加上扬琴、琵琶这些配器,披上一件东方色彩的外衣,中西文化放在创作元素中,我唱起来更有感情,更动情。很多美国人听了都喜欢。

我演唱英文歌的风格,是要唱出我的原汁原味,我是原唱者,而不是去模仿原艺人的唱法,每个拐弯抹角处都去模仿。我唱我自己的。

说到英语,我唸中学时就喜欢,在大学里我被说成是“音乐系英语专业”的,但一到纽约就发现自己的英语说出來结结巴巴,口音又重。于是拼命攻英语,走路都不忘背诵英语。我曾被免费录取就读纽约大学Farmingdale分校,和美国学生在一起学习,提升自己的英语口语和听力。我敢说我有语言天斌,就短短两三年,我就能说一口地道的英语。2003年平安夜,我参加了20來个拉美人的party,放了CD。他们说,如果不说穿,还真以为是白人歌手在唱,怎么也想不到是黄皮肤的中国人!

没有希望只有要

在联合广场(Union Square)的厐诺(Barnes & Noble)书店我可以呆一个晚上。看什么书?自然翻翻关于歌星的书。最近看得多的是两类书:如何提升个人才华以及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的书,尤其是男女朋友间的关系。这些是在大学里学不到的。是的,我有个男朋友,我怕失掉他,要千方百计保持好我们间的关系,永不分手,这就要学。我怕伤害对方,我要避免犯错。Keep the relationship!保住50年。你希望和他过50年? 不,不是希望,是要,要这个爱保持下去,50年!没有希望,只有要。对,这就是我的人生格言!我要什么,而不是希望什么。

(妮可从椅子上站起来,转着圈,做着手势。她穿著浅黑条纹裙衫,外罩黑丝羢紧身外套,黑丝袜,软靴,脖子上系一条咖啡色围巾,英气勃勃,像个酷女侠。)

“希望”,在我看来,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也许“希望不到”的退路。“希望”是个软弱、消极的词。“要”就不一样,积极、进取、主動出击。我没有去思考“要不到”,定下目标,就用100%的努力要到它!

就没有失败过,比如在恋爱上?

失败过,但不管有多失败,感情受伤,我从不灰心。我不是那种人,再不相信爱了,恨男人了,不,我仍然会像中学生谈恋爱一样,怀著心跳的感觉,去寻找新的爱。把谈恋爱看成玩玩,我做不到。我自问像我这样的女人很优秀,一旦发现对方是在跟我玩恋爱,我就提出分手,不陪你玩,一甩了之。对我來说,恋爱是通向婚姻之路。

是的,我也被甩过一次。有个男孩,我喜欢他,我知道他也喜欢我。他一直夸我是个优秀的女人,关心事业。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提出分手,“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吧!”我说我可以调整我的人生道路。但还是被甩了。我几次dump(抛弃)了别人,如今自己被(dump)了,有点不可思议,但我仍然相信新的爱情。没有希望只有要。每次dump后,东飞伯劳西飞燕,断绝任何联系,再回到一般的朋友关系都很难。我也许是个无可救药的完美主义者,我要的恋爱最后要能结果——一个家,我要个家,一个有著天长地久的爱的家。

享受做纯粹女人的感受

我说了,我有个男朋友,美国人,学金融的,Ph.D,不,不在纽约,在加州。他不让我公开他的last name,他的first name是Barry.我们认识了3个多月。 怎么认识的?Berry来纽约出差,参加一个银行界的Party,正好我跟一个在银行工作的中国人一起出席Party,就遇上了,认识了。起初Berry以为我是那中国人的女朋友,后來知道不是,就追我了。我们每天要通两三个电话,不管我回大陸还是在纽约。他每天上班前的第一件事是给我打电话,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给我打电话。一个电话要45分钟到一个半小时。Berry很幽默,会逗我笑,碰上我犯蔫,情绪不佳,他一两句话就能把我点燃,让我换了个人。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要求我们人生要有奋斗目标,做这件事做那件事都要有意义,要出人头地,结果活得很累。Berry说,为什么做每一件事都要讲究“意义”,要给自己定下宏伟蓝图?他做完一天工作开开心心,有钱就花,他是那种对生活抱著乐观态度的高智商的美国人。Berry常说,别太看重名利,一个人重要的不是生前认识多少人,而是身后有多少人想著你。我想我受了他的影响,如今,真的,我很快乐,always positive,知足常乐,积极向上。我从他那里也学到了怎样去发现别人的优点,去赞赏人。賛赏别人也是鼓励自己。我觉得自己做人比以前成熟了。

不错,我是有点儿把Berry看成自己的导師,有点儿。一年前,我的想法还是事业第一,但现在有了新的感悟。再怎么有成就感,有事业心,如果没有一个知心的人和你分享,心里会是空荡荡的。说实话,我要有个家。享受做一个漂亮的纯粹的女人的感受,而不只是一个投身事业的女性。

爱情和事业?当然可以並存。但在我,爱情在先,事业在后,爱情更重要。

我就那么自信。

和Berry争吵?没有,我们没有争吵过。他的朋友也问他:只听你说Neko长Neko短,你们吵过没有?我们像老朋友,见面总是乐呵呵地,笑语不断。也不是无话不谈,不,我们都有意无意地回避一些意见会有分歧的敏感的领域。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一直回避下去,但起码现在我们回避,我们都心照不宣地要维护我们的关系。

什么是幸福完美的人生

我没有偶像,我觉得不少人都值得我学习,但我不会把他们当作偶像。姚明?我从没有把他看作我的偶像。我到现在都没有姚明的签名。他像个大哥,我第一次见他很激动,第二次在咖啡店相逢,如此巧合,我惊讶,这是缘分!我见到安南,和纽约市长彭博在一起,压根儿没有想到要他们签名或者单独留个影。

想没想过朝别的领域发展?想过。但我没有想过踏入演艺圈,或者做模特儿。我想的是当节目主持,做制作,我自信我的口语和在语言文字组织上有天赋,我记忆力好,反应灵敏;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当然女性服装,女孩子能买得起的中低档衣服;有自己的香水品牌,像席琳迪昂那样。不过,我内心深处,作为一个女人,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好母亲,将我的音乐才华传给我的孩子,用我的奋斗经历教育我的孩子。有资格做个好母亲,才是幸福完美的人生。
 

作者宣树铮,1939年生于苏州,1956年入北大东语系,次年转中文系。1958年被错划右派,62年北大中文系毕业,分配至新疆教中学。1979年调回苏州,任教于苏州大学中文系,后任中文系主任。1989年移民美国,居纽约。曾为美国《彼岸》杂志总编,世界华文作协纽约分会会长,现任美国北京大学笔会会长。



art
Email: art
责任编辑:005
回 [ art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World Hall of Fame network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