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爱 不 爱 我

续在结尾

好好卉儿 07/10/2000

Did you love me ? NO !
Do you love me? NO !
Are you going to love me ? NO !

世上只有一种事,不需要理由,可以让人疯狂,让人痴迷,那就是爱!
几乎所有有爱的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我爱的人,爱不爱我?

迷情六月天

  季节走到了六节,也就是说到了最顶峰的时候,一个字:热!无论是天气
还是人,或是这世界里的一切,可2000年的六月,让人感到的不仅仅是热,而
是热的让人窒息。

1 爱不爱我

  "爱不爱我"在网上百无寂寥的游荡,象一个小游魂在玻璃魔方的每个格子
里窜进窜出,如今的网络发展太快,数以千计万计的网站可能连人都很少去过
,所谓中国网民人数大幅度增加,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多了一种打发无聊时间的
方式而已,"爱不爱我"就是其中之一,现实中的朋友多的都让他喘不过气来,
可他依然钟情这种虚幻的交流。

  "爱不爱我"终于在一个地方停下,是一个黑色的聊天室,所谓黑色被一般
人理解都是阴暗的,但新新人类的看法五花八门,爱不爱我认为黑色是一切颜
色的混合,因此,黑色聊天室里的人必定是五颜六色,于是他就这样一直躲在
暗处,看着那群自称花哨的人在那里狂侃。其实就有这么一种人,把观察人家
当作一种乐趣,最高兴看到各种颜色在面前调和,逐渐变为最后的黑色……

2 飘

  黑色聊天室里的第一要介绍的人就是"飘","飘"是一个幽幽的女人,她经
历的故事足可以写一本小说,她总认为世上无可靠之人,所以她任由自己在空
气中,在水里,在寂寞的分子与原子之间飘来荡去。她会在许多女人认为厌烦
的色情聊天室里与人打情骂俏,也会在小孩子面前展示她的温柔,可只有她自
己明白,她很孤独。

3 神箭手

  "神箭手"有一个好名字,读起来就是人们古时候用的一种兵器,估计我不
说,你也能猜的出,他目前最大的爱好就是网上射箭,不愧是神射手,一箭一
个准,MM纷纷从网上掉到了现实,掉到了他的掌心。可他对自己的要求却是:
以后找个老婆,千万是个不上网的。

4 小丸子

  现在隆重推出的是"小丸子",全名为"新樱桃小丸子",这个被喻为新时代
的小人类,打扮较为中性,从不穿裙子,但她对男人的热情却绝对不是一个中
性人所能表现的,她推崇的思想是我这个看人不太大,其实已经不小的人都所
不能接受的,她的感情象一列火车,轰隆隆使过每一个站点,就是不知何处是
终点。

5 水手

  快乐的水手就象那个吃菠菜的家伙,有不羁的长发,和一辆被成为“火红
法拉力”的小神龙,他永远充满了活力,充满了能量,总之是个快活的小子。

6 我

  现在是一个我认为最不重要的人,有着可爱的笑容和甜美的声音,很可惜
就是那种所谓恐龙,嘻嘻!所以我坚信一点,我活在网络里比较好,充其只是
感觉我就是美女了。因此我起了网名“好好卉儿”。

  所谓的五颜六色都在这里了,把这几个人加起来就是黑色,永无波澜和一
望无际的黑色。"爱不爱我"此时正陶醉其中,不时发出窃笑,撇了撇嘴自言自
语的说道:好啊!想不到网上的精英还不少哦!他看了看这几个人随便找了个
不太爱说话的,想潜水和他或是她聊聊!

  哈哈!千不该万不该,他选的居然是我,真是他的不幸,首先要想在OICQ
上通过我的验证可不那么容易,他发了几遍信息,我均置之不理,于是他在聊
天室里潜水和我说话。(潜水就是两人单独谈天,别人看不到)算了,看在他
当时假惺惺的样子也算是老实,就让他通过了我的验证,这一通过不打紧,之
后所发生的一切,是我们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曲折离奇,错综复杂!

  聊天室里,神箭手正和小丸子谈的火热,两人从古论今,可谓滔滔不绝,
那边水手对飘,爱意绵绵,大有上演莎士比亚名剧之意。

火星撞地球

  1 “爱不爱我”+“我”

  我这个人生性有点小怪,和陌生的人一般不说很多的话,哪怕是QQ上也是
如此。记得那天无意在黑色的聊天室里认识"爱不爱我"以后,并没太多印象,
他(或是她)对我来说还只是个陌生人,不是好友。一过几天我都没有上网,
但有可能是老天的安排,在几天暴热过后,又来了一场大雨,而偏偏我最不喜
欢下雨天,结果白天大睡一天,夜里醒了,顿觉不知干什么好,一阵点击也唤
醒了我沉睡的小企鹅,我打开了一首MP3,双耳充斥着音乐,那感觉渐渐迷茫
的进入了我的全身,我也把自己的思绪随着这首《爱不爱我》懒懒的释放,想
想这么多年,我爱过的和爱我的人现在没有一个在我身边,我也害怕孤独寂寞
,但我始终不忍让自己放荡,只能若有若无的任自己在想象的空间飘荡。

  不知道是不是越是半夜人越孤独,是人是鬼的都纷纷以加强进攻的形式在
OICQ上使劲晃动着他们的脑袋,这种近似于求偶的兴奋,被QQ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随意的和几个人说话,没什么具体内容,大多是人家想多了解点正在和他
们聊天的人,而我无聊的以“啊”“哦”“呀”“嘻嘻”等应付着。

  只有一个人冲着我说“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啊?”

  我一笑,写下“好啊,我一定多说几个字”

  我还没说两句,他发来的就是表情555555555~~~~~~~~~~~,

  哈!他在放声大哭,我玩性大发,利马写道:“乖!阿姨给你买糖吃!”

  “不,我就不!我非要哭!”看样子和爱哭的我有点相似之处

  我查了这个人的资料,就是那个“爱不爱我”,谁知道呢?也许是个小毛
孩子,虽和我当时听的歌同名,我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我就喜欢与众不同
的东西(包括人),我有点主动的连说带骗的搞定了他。

  “爱不爱我”这日依旧在网上晃荡,电脑台上放着一杯咖啡,浓郁的咖啡
香气加着他手中的烟雾,构成了一个男人所典型的氛围,工作之余放松自己大
好方式。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一般女人搞不定的男人,因此,他喜欢偷窥别
人的秘密,当他轻而易举以一个有别与对付一个一般网上女孩的方式搞定了那
个某天在个什么黑色聊天室里不太说话的女孩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2 “神箭手”+“小丸子”

  “神箭手”一心想务实,所以他一般不太喜欢找隔得太远的MM说话,再加
上有前车之鉴,曾经有一个千里之外的MM跑来,令他懊悔好久,现在他就认为
还是近点好,先见见,就不会上照片的当了。他象勤奋的拖拉机,把QQ上的同
乡MM翻了个遍,终于锁定一个"新樱桃小丸子",好象有一天在什么聊天室遇见
过。正遇小丸心情及佳,于是演绎了一出"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忘了
说最重要的一点,我和小丸本来认识,那日正在网吧一起上网)

  只记得那晚星光灿烂,网上小丸发来紧急消息,说有个网友要来看她,让
我密切注意身边有无穿白衬衣打手机的男子,我迅速扫描了一下周围,只发现
背后有一个起码有40多的人符合条件,我赶紧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小丸:“
青蛙一只!大大的!”怎么半天没有动静,我正奇怪之际,小丸站在我的身后
,拍拍我:“他来了!”我顺她的眼光看去,一个熟悉的侧面,“OH!MYGOD
!”

  真的象电影里放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人我不仅认识,而且很多年
前还相当熟识,当我站在他身后拍拍拍他时,我从他惊异是眼神里看到了一切
,忙说:“不必担心!不是我。”他缓了一下,笑容从脚底升了上来。网络给
人的有时候真的是很难说清,一个也许60岁的老头都有可能冒充18岁的大姑娘
,还有什么不能发生呢?神箭手是我从前的好同学,现在又是我好朋友小丸的
好网友,大家就算是在各自的生活里绕了几个圈,现在有了交点。

  我们去了迪吧,震耳的音乐掩饰了神箭手和小丸的尴尬,我和神箭手好歹
认识多年,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小丸若有所思的随音乐晃动着脑袋,让我
感到奇异的是那种晃动近似于QQ上头像的晃动……

  3 “水手”+“飘”

  水手开着他的“红色小法拉力”满街转悠,看看能不能在晚上赚几个油钱
也就罢了。虽说车不太新,但毕竟是自己的车,水手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但
他认为男人还是要有点资本的,于是两年前贷款买了这辆神龙跑出租,每天上
班、跑车占据了他几乎除睡觉外所有的时间,但他乐此不疲,好不容易熬到了
头,现在车已经完全属于自己,所以也就轻松了许多,最近更是没什么生意的
时候也去赶时髦上上网,打发时间

  “飘”很疲惫的走出酒吧,艳丽的妆容掩盖不了因长期熬夜而造成的黑眼
圈,她孤寂的走在街上,其实可以很轻松的叫一辆TEXE回家,但她不想回家,
不想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想去用那张赔笑赚来的百元钞票,路过一间网吧,记
起那日遇见同学时同学最近在上网,还起了个好玩的名字什么小丸子,她也走
了进去,坐在电脑旁。

  “飘”不知该怎样用那该死的机器,看看周围的人似乎都很忙,她也就似
模似样的点击着鼠标,看着首页里的聊天室,她也就试着点了一下,看见的是
聊天的房间,她也不知道该进哪个好,看见有个找人的空格,想想她谁也不认
识,就写下了同学的那个什么新樱桃小丸子,没想到搜索后居然在一个什么黑
色聊天室里,但进去要用一个网名,她想都没想,键入了一个字“飘”,进了
去。

  在聊天室里,她看见她的同学,那个叫小丸子的女孩,好象正和什么人聊
的火热,她发去的信息小丸都没回,飘心想了想,总算明白过来,她用的是网
名,小丸不认识她,自然不会理她,正当她准备告诉小丸自己是谁的时候,有
一个叫水手的人和她说话了:“你好啊!飘!”飘的嘴角轻微动了一下,还是
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打下了两个字“你好!”虽然费了不少的劲,但好象很有
成就感,和她平时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她就这样一个一个字慢慢的和水手
聊天,好在那个叫水手的很有耐心,慢慢的教她怎样用那该死的计算机,她逐
渐和水手有说有笑起来,和平时的她象变了个人一样充满了活力。她想让这个
男人感觉到她的魅力,就开始用她惯用的那种语气,水手这几年天天接触的都
是他的车,突然有女孩子对他柔情,他顿时所有的力气都涌了出来,化做一句
句温柔的文字,通过网络传给了飘。

  4 错然相遇

  我,也就是“好好卉儿”在一家国营单位工作,每天的工作单调而无味,
不时还要面对领导假惺惺的关心和同事之间鸡毛蒜皮的勾心斗角,所以一直觉
得过的很累,前几年也出去打工,但因去年年末打工的公司换了老总,而且单
位里考勤抓的很严,且我已经经历了一次差点下岗的故事,所以目前还是兢兢
业业的每天按时上班。

  一般我都是半夜上网,这天为了等小丸的电话,下午坐在网吧里,天气很
闷,好在网吧空调还不错,无奈今天在线的好友不多,我也很空闲,和一个刚
被加入的好友说话,那个什么爱不爱我,因为我的好友不好当,他费了一个星
期的劲和我在网上聊天直至我把他加进好友,他问我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
他说离我不远,可不可以请我吃饭,我反正也无聊,就答应了,不过要带一个
朋友去,他爽快的答应了。

  爱不爱我看着自己的小窝忽然来了那么多人,着时害怕了半天,到处闹哄
哄的,他的一台电脑看样子要被争的砸烂,他急忙说都到楼下的网吧吧,人人
有机子,以免打架,费用他包了。只见大家一窝风颠了下去,爱不爱我看了看
满屋的狼迹,无奈的关上了门。

  爱不爱我大学毕业了以后一直在一家香港装饰公司里做设计,后来看到时
机成熟就自己开了一家装饰公司,他为人很活,所以把原来单位的关系和业务
拉了一部分给自己的公司,因此收入也算是提前进入小康。最近公司因为是夏
季,所以不太忙,他每天就在网上度过深夜,白天睡觉和处理一些公司的事。
和一堆人在一起,坐在网吧的他也感到身在人中心在别处,好在好友里还有几
个人,特别是好好卉儿,聊了几天才成了她的好友,不能中途而费,况且,还
问到了她的电话号码,虽没打过,但从QQ号到电话号,已经进了很大一步了,
爱不爱我问卉儿在哪,卉儿说的地方离他不远,于是爱不爱我看了看周围痴迷
的人们,对卉儿说请她吃饭,卉儿没说太多,只是说还有一个MM,那当然好,
就约了个点,说不见不散!

  三个人坐在餐桌前,一点都没有那种陌生的感觉,哇拉拉你一句他一句的
,让很多人都侧眼而看,我和爱不爱我同年的,都数兔,25了,小丸小点,我
看着我们三个真的很开心,好象在我记忆里,和网友的碰面一般都有点尴尬,
就象上回小丸和神箭手,要不是有我在,估计一晚上不及在QQ上10分钟说的多
。爱不爱我今天穿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黑色的T恤,不是那种很COOL的类型
,却还是很有味道的,和卉儿的相遇不是那种惊心动魄的,毕竟他见过的美女
太多了,但卉儿和小丸带给他的是无比亲切的笑容,真挚的感情很快就变成了
对她们的好感,迅速启动了体内的交友程序。

  我们一直在聊,直到整个餐厅除了我们就好象只有服务员的时候,我们意
识到该走了,爱不爱我很礼貌的帮我和小丸叫了辆出租车,很绅士的替我们拉
开了车门,我和小丸向他挥了挥手,说了声BYE-BYE!

  那晚以后,小丸的好友名单里也多了一个名字:爱不爱我。

  5 初识水手

  很早应该我就认识水手,他说话很轻快,和他说话令我感觉到了茶社,无
局无束,他说要见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但好几次都因有事错过了
,最后一次,他说:“今天你再有事,我也等着你!”他等了我几个小时,开
着他的红色小法拉力满街转,为了等我。没做生意。当我见到他的时候,可能
和我们彼此的想象都不太一样,但由于我们性格都很活,还算没冷场。但奇怪
的是,从这以后在QQ上遇见,我们说的话并不多,可能这也是很多网虫见了网
友以后很正常的一种的发展。

  6 夜夜笙歌

  转眼已经到了六月的中旬,那个黑色的聊天室对我们大家来说不知道是不
是有种魔力,每天到了夜里,大家就象约好的一样都陆续来到,有目的或无目
的的都在用文字交流着。渐渐的,大家的对象也不局限是一个人了,我和你,
你和他,他和我,彼此很快都熟识,只见笑声,哭声,大叫声,不绝于耳……

  白天不懂夜的黑

  1 诱惑

  我们终于坐到了一起,我们6个,三男三女,还是象在聊天室里,东侃西
侃,后来又打起了流行的"斗地主"(一种纸牌游戏),我们三个女的主打,他
们三个男的指导,爱不爱我刚好坐在飘的旁边,看到飘输了钱,有点不高兴的
样子,他就在飘上洗手间帮她起牌的时候把自己的钱放在了飘的那堆钱里,但
这个小小的动作没有逃过卉儿和小丸的眼睛。等到飘回来,她一眼发现了钱的
变化,但看看我和小丸都在看自己的牌,就用眼神给了爱不爱我一个微笑,让
人分不情是职业化还是发自内心。但过了一会,飘好象感觉到了我和小丸的神
情变化,于是把一次成牌后赢的钱放在了爱不爱我的前面,我们继续打着牌,
直到结束。

  消夜以后,水手把小丸和我送回家,老龚自己回家,我只看见飘叫了辆车
,拿给司机20块钱,说把爱不爱我送到他家的地方,爱不爱我说:“还是让我
送你吧,一个大男人怎能叫女人送呢?”说罢就把飘拉上了车。

  车开到飘的楼下,飘执意要付车钱,爱不爱我想:这个女人真有意思,男
人付钱有什么啊?不用非要分的那么清楚吧。最后争执了一番,飘还是付了车
钱。

  爱不爱我躺在床上,眼前浮现出飘那张有些苍白的脸,那种迷茫的眼神,
让他感到这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男人在想这些的时候很自然就把对方想象成了
性爱的对象,爱不爱我感觉到飘的嘴在他的身上游动,令他陶醉,虽然他经历
的女人太多,但他发现目前的这个女人对他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司欣 2000/12/13 08:25:45

  世界上的许多事都是难以预料的。不管是飘也好,爱不爱我也好,都不能预料到什么事将会发生。现在,忽然有人在敲门了。原来,飘来了。女人有时候赶都赶不走的。

卉儿 2000/12/13 10:28:27

 飘把自己完全放松起来,烟雾、男人、钱,一切在脑中不停的变换幻着,都无所谓了。闹钟敲出凌晨两点的当当声,飘的脸上顿时被痛苦的表情所湮灭,那个夜里,飘爱了4年的男友满身血污,抓住飘的手,眼里充满了怜爱,飘的泪顺着脸庞滑落到男友的脸上,一切尽在不言。凌晨两点钟声未响的时候,男友艰难的说出三个字:对不起!然后在钟响的那一瞬闭上了眼,松开了飘的手。此时的飘才知道,他的男友是走黑道的,那天本来是一直陪着她的,结果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飘还说:“快去吧,做事要紧!”等飘再看到男友的时候,就只是这一辈子的最后一次了,飘好后悔,后悔自己就那样轻易的让男友走了,如果她要他陪着,他一定会的。从那以后,飘的生活起了很大的变化,起先一直都是男友在帮她支撑她的家,现在飘不得不面对工伤在家瘫痪的老爸和还未成年的妹妹,于是她走进酒吧,当了小姐,用她每夜的笑换来一家人的生活,她也痛恨这个社会的不公。可她还是每夜依旧走进那家名叫“太阳”的酒吧。
 2 我无所谓
  不知为什么,卉儿每次总是很依从爱不爱我,可能是和一次聊天室的“争风吃醋”有关。那天开了一间聊天室,换了个名字叫“宝宝”,结果不出3分钟,就有一个小男孩上当,当即说很爱我,并把名字改成了“我爱宝宝”,爱不爱我说:“那怎么能行呢?她的老公在这啊!”于是马上把名字改成了“我最爱宝宝”,那小男生也不甘示弱,又把名字改成了“我更爱宝宝”,爱不爱我摇身一变把名字改成了“我是宝宝的宝宝!”我在一旁嘻嘻的笑着,享受着许久没有的那份感觉,虽然有点涩口,但很甜蜜。
 其实我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网恋,通过网络爱是上了一个比我大10岁的男人,明知不可能,但偏偏很执着的爱他,每日享受他声音给予我的抚摸,每日与他网上热恋,我还差点飞到他的身边,只为和他共度一天。有时候想想,自己真的很傻,直到我和我的网上情人电话里吵架的时候,我的眼泪不争气的顺脸而下,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无论什么地点,无论什么空间,当爱情产生的时候,你无法拒绝。我的网恋没能经受的起这次的打击,小小的震荡已让爱的小屋全部倒塌。那一段我常一个人站在阳台看星星,看来看去,就是看不清满天的星星到底有哪一颗属于我自己。
 有一次,我、小丸、爱不爱我三人坐在咖啡屋,门外的天略带着灰色,来来往往都是形色匆匆的脸,我懒懒的趴在桌上,听着店堂里放的一首带点伤感的英文老歌,眼睛盯着窗外每一个经过的人,偶然一转头,发现爱不爱我正和小丸热烈的讨论着什么,我立即把头不露声色的轻轻转了过去。我看见窗外的天缓缓变暗,云层之间的挤压使水分子变成了丝丝的线线的雨。
 当小丸有事先离去以后,爱不爱我很奇怪的打量着我,我也很奇怪的看着他,可能他不知如何开口来打破这局面,真的很奇怪,在网上相识的时候,我们嘻嘻哈哈的,但两人单独面对的时候,又不知从何说起,我不在看着窗外,而是看着桌上的烛光,摇曳的烛光下渐渐容入了爱不爱我的目光,我想到我的网恋,想到刚才小丸很放肆的笑,想到现在我应有的漠然,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开始一边哽咽,一边和爱不爱我说我,一点一点又一点,爱不爱我只是在一旁默默的抽着烟,等我说完的时候,他递给我一支烟,不由得我拒绝,他也开始说自己,从性格,爱情说道家庭,直到我手中的烟一支一支的燃尽。
 一切无声,我让爱不爱我拖着我的手,走在大街上,我心中的所有顿时化为乌有。走了很长,这对于两个出门就坐车的人来说的确很难得,我享受着一刹的温柔,只是可能委屈了爱不爱我。
3享受
 小丸一直都很放纵自己,可突然有一天,她对我说:“卉儿,我想找个人嫁了,如果你10月听说我结婚了,不要惊奇。”对于我熟悉的小丸,此时的确令我很陌生。
 爱不爱我认识了小丸以后,不论在QQ上还是生活里,说的都比和卉儿多,其实小丸的心里没想别的,只是征服这世上的男人,她甚至认为,最好有过一夜情的,以后就算了,要的就是心跳,要的就是感觉。小丸每天给我啊,飘啊,爱不爱我啊,神箭手啊,水手啊轮番的打电话,然后半夜在网上又和这么一群人说个不停,她还得率领她的小狗队不断的爬山涉海,真是够辛苦的。
 爱不爱我最近的生活里除了QQ上的网络美女外,就是这几个了,飘有动人的神秘,小丸有活泼的不羁,卉儿有性感的沉默,对于他来说好象都应该拥有,又好象都不应走的 太近。

卉儿 2000/12/13 21:00:08

 是对?是错?

1 日久生情?
  神箭手的手机上最近和OICQ没什么区别,一条一条收发着短信息,呼叫代号经常为“茶叶”和“开水”,“茶叶”是很难泡开的那种,“开水”是要泡开茶叶的那种。每日手机上的“茶叶”和“开水”就这样往复的冲泡着,无奈的是,茶总是淡淡的,没有茶的浓香。
那“茶叶”是谁?小丸子是也。
 神箭手从国营单位自动下岗后,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在家人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业务蒸蒸日上,他一直很执着,但从他谈了8年的女友默默嫁给别人的时候,他对爱情的看法就变成了只有拥有后才能有开始,也无所谓结束。
 可认识了小丸,平静中却有不经意。每天一大堆人在一起闹啊!笑啊!可感觉上却和这群人不那么和谐,只有对小丸,予生具来的亲切感让自己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神箭手每夜的梦里都有小丸的影子,怎么挥都挥不去,让他好迷惑,小丸一不漂亮,二不性感,不是自己所要的类型啊!可是她在梦里的样子是那么的妩媚动人,特别是和他作爱的时候,那感觉妙不可言。
 小丸的笑,小丸的真挚,不知不觉就这样深入了神箭手的心,神箭手也开始有困绕,终于有一天,神箭手被卉儿看穿了心事,卉儿鼓励他开口面对自己。由此,他放下心来,把对小丸的感情任自己慢慢的琢磨。
欢乐的企鹅一直不住的晃动,神箭手发出了带着红玫瑰的Massage
“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神箭手可是松了口气,可小丸可一下蒙了……

卉儿 2000/12/13 21:01:10

 是对?是错?

1 日久生情?
  神箭手的手机上最近和OICQ没什么区别,一条一条收发着短信息,呼叫代号经常为“茶叶”和“开水”,“茶叶”是很难泡开的那种,“开水”是要泡开茶叶的那种。每日手机上的“茶叶”和“开水”就这样往复的冲泡着,无奈的是,茶总是淡淡的,没有茶的浓香。
那“茶叶”是谁?小丸子是也。
 神箭手从国营单位自动下岗后,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在家人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业务蒸蒸日上,他一直很执着,但从他谈了8年的女友默默嫁给别人的时候,他对爱情的看法就变成了只有拥有后才能有开始,也无所谓结束。
 可认识了小丸,平静中却有不经意。每天一大堆人在一起闹啊!笑啊!可感觉上却和这群人不那么和谐,只有对小丸,予生具来的亲切感让自己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神箭手每夜的梦里都有小丸的影子,怎么挥都挥不去,让他好迷惑,小丸一不漂亮,二不性感,不是自己所要的类型啊!可是她在梦里的样子是那么的妩媚动人,特别是和她作爱的时候,那感觉妙不可言。
 小丸的笑,小丸的真挚,不知不觉就这样深入了神箭手的心,神箭手也开始有困绕,终于有一天,神箭手被卉儿看穿了心事,卉儿鼓励他开口面对自己。由此,他放下心来,把对小丸的感情任自己慢慢的琢磨。
欢乐的企鹅一直不住的晃动,神箭手发出了带着红玫瑰的Massage
“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神箭手可是松了口气,可小丸可一下蒙了……


续在结尾
内容:
   
作家: 电子信箱:

back to top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